第七十回 心非心蔫知世事 新


小说:大清棋情录  作者:时年一觉.CS
推荐阅读:斗破之刀气纵横 重生之我是夸梅布朗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 //www.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第七十回心非心蔫知世事人非人却和世间
  范昭“酒醉”,下人扶去厢房休息不表。
  与此同时,倪璋、罗强、白华和吕雁梅在罗府密室中商谈。倪璋一大早就带着陈慧显去了县城谈食盐生意,何以到此呢?原来,吕雁梅小雨中跑出凉亭,径直去了罗强家,告诉罗强白华回来了,和范昭很熟,很快就与范昭上门谈生意上的事。事生突然,罗强顿觉事态越发复杂,连忙差心腹快马加鞭去县城请倪璋回来。倪璋办妥了陈慧显雪花盐的销售生意,顾不上吃陈慧显的答谢宴,急急忙忙赶了回来。白华听了倪璋、罗强和吕雁梅的叙述,手捻胡子,一言不发。倪璋问道:“此事甚是棘手。师叔,您见多识广,能掐会算,到底应该如何应付范昭,请师叔定夺。”
  白华淡淡道:“卜虽是小道,也是上依天命。如何对待范昭,还是得上循天意。天意不可违。”倪璋和罗强对视一眼,道:“顺天则昌,逆天则亡。师叔说的是。”吕雁梅有些紧张,道:“师叔祖可要看仔细了,不要象上次看错卦挨雨淋了。”白华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三枚乾隆通宝。倪璋道:“用洪武通宝吧。”白华笑笑,换了三枚洪武通宝。倪璋起卦后静等白华发言。白华写写画画一番,沉吟不语。罗强着急,问道:“能杀范昭吗?”白华瞥了罗强一眼,道:“什么话!范昭当然不能杀,应克世,范昭处于九五之位。九五是至尊之位,且持青龙,谁敢杀?想杀也杀不了。”罗强松口气,道:“我就说范昭是不能杀。一旦范昭死在新镇,江阴范家必不会善罢干休。朝廷就不必说了,控制长江水路的忠义堂,还有闽粤洪门,都会找上门来。忠义堂下的梁家寨,就在就在括苍山内,新镇的一举一动,逃不出他们的耳目。”倪璋点点头,道:“师弟言之有理。范昭真死在新镇,朝廷必会派遣大内高手和各路密探聚集新镇调查,老百姓就要遭殃了。”吕雁梅心道:“谁让你们喊打喊杀的!我娘也没说杀范昭啊。那个范昭当真有些奇怪,没练过武却身负高深内力,还被辛捕几个猎人当成妖怪呢。”罗强又道:“师姐现在还不知道范昭的事。为今之计,就想办法让范昭速速离去。不过,可能范昭对我们已经起了疑心,现在难办了。”
  白华道:“依象而论,此事应该是以和为贵。所以,不能让范昭走,得从根本上解决。”倪璋叹口气,道:“能和当然好,可是师姐同意吗?”罗强接口道:“师姐对满清皇族恨入骨,范昭替满清皇帝办事,师姐知道了,一定会杀了他。”倪璋道:“师叔,依卦象看,范昭现在知不知道师姐在此?或者只是我们自己疑神疑鬼,范昭根本就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白华认真看了看,道:“卦象显示范昭临青龙,青龙的含义有主尊位,有主喜庆,也有主玩乐和桃色之含义,所以这就不太好说了。”倪璋一皱眉,道:“这可怎么办啊。”白华笑道:“好办好办,明儿让雁梅去试探范昭,不就清楚了?”吕雁梅道:“师叔祖,干嘛叫我去?”白华道:“依卦象看,你去试探范昭比较合适。而且,你的两个师叔已经引起范昭的怀疑,你对范昭有救命之恩,范昭不会防范你,会说真心话的。”吕雁梅蹙眉道:“好吧。师叔祖,我该怎么问范昭?”白华呵呵一笑,手一抚须,道:“年轻人在一起,话题自然就来了。”
  第二天清晨,范昭醒来,用罢早膳,信步观赏庭院。罗强已经出门去店铺照料生意去了,范昭来到花园,在花园远端的一个角落,吕雁梅正在练习飞镖,金木声中,飞镖支支命中十十步外的木靶靶心。花园中有一个凉亭,范昭在凉亭中坐下。吕雁梅没有停顿,手镖袖针变幻着练习。有趣的是,吕雁梅射出的飞镖袖针,一圈一圈的围着靶心由内向外扩展。姻缘红线所系,吕雁梅英姿飒爽,范昭瞧着就舍不得离眼。以前,范昭没少见云梦月练武。有范昭在,云梦月便不会认真去练,通常是做做样子。吕雁梅却不同,手眼心合一,全神贯注练武。忽然吕雁梅双手一扬,两枚飞镖并排着击中靶心,与先前击中靶心的飞镖组成三角形,十枚银针从衣袖飞出,围着靶心的三支飞镖形成一个小圈。这一手很漂亮,范昭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吕雁梅不说话,上前将木靶上的飞镖和银针取了下来,放进挂在腰间的两个鹿皮袋里。范昭上前,道:“燕姑娘,银针如此细小,放在衣袖中也能操纵自如,怎么做到的?”吕雁梅本不想解释,但是想到要套出范昭的真心话,遂捊起左手衣袖,道:“在手臂上有一特制布带,捆绑着针管,银针就放在针管内,可用内力将管内银针激出。”
  吕雁梅手臂纤细白嫩,范昭瞧得奇怪,道:“但凡练武之人,手臂胳膊难免会变粗壮,燕姑娘的手臂怎么如此纤细白嫩,好似千金小姐一般。”吕雁梅放下衣袖,道:“我不使蛮力,自然肌肉平和。就象你,手无缚鸡之力,调动内家真力,便能刀枪不入。”范昭道:“传说少林有一门《易筋经》,功能洗骨伐髓,看来是真的。”吕雁梅眼波流转,道:“莫非,你练的是《易筋经》?”范昭摇摇头,又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说真话,我也不知道我练的是什么。”吕雁梅误打误撞,还真说对了,范门内功源于禅,真和《易经筋》有些关系。只是,范昭不愿练武,范晔也没教范昭,所以范昭不清楚《范门武学》的来源。吕雁梅扑哧一笑,道:“看样子,你说的是真话,你真的不知道你练的是什么。”范昭道:“对,在燕姑娘面前,我只说真话。”吕雁梅俏脸一板,道:“那好,我来问你,你缘何到此?”“这个……”范昭心内一阵踌躇。吕雁梅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范昭急了,伸手拉吕雁梅的手臂,道:“燕姑娘,别走,我告诉你。”吕雁梅本想甩开范昭的手,听范昭这样一讲,便任由范昭拉着。范昭道:“我来,是想找一位……”吕雁梅心头一紧,追问道:“找谁?”范昭想了想,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吕雁梅生气地“哼”了一声,甩开范昭的手,转身背对着范昭。
  就在此时,白华走进庭院,看见吕雁梅背对范昭,范昭一脸茫然的样子,眉头一皱,暗道:“雁梅啊雁梅,我叫你打探范昭的意图,是想凑成风山渐卦,这样你们很快就可以成亲了。你现在对范昭不理不睬,卦象就会变成风地观卦了。照此下去,范昭见到吕四娘,则变为山地剥卦,稍有差池,则有性命之忧。我虽布下的五行阵,却没想到五行阵赚了范昭,而范昭却身负皇命,这婚事就是火中取栗啊!你俩的姻缘红线纤细易断,看来天注定当经历一番磨难。我且教导范昭,让他明白天数中的变易、简易与不易之理,助他一臂之力,以克尽全功。”
  其实,白华误会了。范昭和吕雁梅姻缘绒线虽然牵上,但是,吕雁梅剑仙修为已至四重天,情欲心极淡。若不是白华而下五行阵,强行改变吕雁梅的运数,吕雁梅今生就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山中剑仙。现在,范昭瞧吕雁梅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欢喜,吕雁梅对范昭只是印象改观,还谈不上喜欢呢。另外,范昭想娶吕雁梅,还得正房张朝仪点头。
  白华猛咳一声,范昭连忙放手。白华走过来,道:“怎么,一大早的,范公子就与丫头研讨武学。”范昭忙道:“哪里。我是向燕姑娘请教武学。”白华一瞧木靶,笑道:“丫头,飞镖和袖针间距均匀整齐,想不到你的武功精进如斯。”范昭这才注意到,木靶上的同心圆分布非常均匀,镖针错落有致。吕雁梅道:“我用这个就是练练静心。”白华点点头,道:“于动中修静,是师门的最高心法,看来,你已尽得玄妙,你娘是比不上你了,你现在只追你师祖啊。”范昭连忙恭维,道:“燕姑娘年纪轻轻,就有了尊师祖的修为,真可谓天纵奇才啊。”吕雁梅微微一笑,并不说话。白华道:“本门武学,以易而成,得天地阴阳之变,武学进度自然非世俗苦练之流所能及。”
  想追美女,就得讨好美女的亲朋好友,这个诀窍范昭(许时今)当然知道。于是,范昭向白华俯首揖礼,恭声道:“昨天听白老说五行周易之理,小生不胜酒力,尚未明白就醉了,惭愧。不知白老能否赐教。”白华呵呵一笑,道:“怎么,小子谦虚起来了?”范昭道:“圣人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小生真心实意向白老学习。”白华一抚须,道:“也好。太阳刚刚升起,我就在晨光中给你说说易学之妙。小妮子,你回去换了衣服,送壶茶来。”。
  吕雁梅应是,转身健步离去。范昭瞧着吕雁梅的背影,有些忘形。白华咳嗽一声,范昭惊醒,忙道:“白老请亭内坐,小生洗耳恭听。”白华嘿嘿一笑,道:“我看,范公子是有心插柳,可是期待柳成荫吗?”范昭尴尬一笑,道:“没,小生正在思考,整理头绪。但凡学生上课前,都要做个预习不是?”白华呵呵一笑,道:“范公子若是有心栽花,是得预习预习,必须得预习好。”白华以栽花暗喻范昭去见吕四娘,有心插柳是指范昭和吕雁梅的姻缘。范昭理解错了,以为白华看穿自己的心思,是要相助自己追求燕姑娘呢。范昭心喜,道:“蒙白老教导,小生铭记在心。”
  白华道:“范公子莫急。范公子思绪乱矣,请先静一静再说。”范昭依言坐下静静思考。范昭心神一静,立刻想起了乾隆交给自己的秘密任务,不禁皱起眉头。再往前推,忆起方华错对自己说的话:“你喜欢的,不喜欢的,都有可能遇到。至于会发生什么事,年代太久远,细节推算不出来。能够确定的是,有一场严峻的考验等着你,只要你记住‘推己及人’,就能闯过。”范昭心头一震,绮念全消。这时,吕雁梅换了一身村姑衣裳,端着茶盘走了进来。吕雁梅将茶盘放在亭内石桌上,用茶壶斟上两杯茶。白华小饮一口,道:“好茶,武夷山的大红袍,弥久弥香啊。丫头,你也坐着。”吕雁梅依言坐下。范昭将茶杯举到唇边,深深吸了一口茶香。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