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狂言论宇宙


小说:大清棋情录  作者:时年一觉.CS
推荐阅读:斗破之刀气纵横 重生之我是夸梅布朗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 //www.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第六十九回狂言论宇宙寸心识真机
  范昭来了自信满满,侃侃而谈:“盖天说与浑天说各有依据,流行于世,欲求证孰是孰非,并非难事。”此处,范昭呷了口酒,来了个小停顿,此为演讲高招也。段玉裁一脸崇拜,道:“原来范大师在探讨天地根本的大学问,学生来得正是时候,当洗耳恭听。”吕雁梅看不惯段玉裁无脑崇拜样,问道:“听范孝廉的语气,从古到今悬而未决的大难题,范孝廉已经了然在心了?”范昭有意献殷勤,道:“我也是托了燕姑娘的福,才灵机一动,解开这个问题。”吕雁梅嫣然一笑,并不接口。白华奇道:“此话怎讲?”范昭一本正经道:“燕姑娘说我是个奇怪的人,每次遇到我,都有奇怪的事发生。这个问题就是在‘奇怪’中解决的。”众人皆望范昭,静听下文。
  范昭吊起了众人的胃口,斯条慢理张嘴说道:“下午,我骑毛驴上七星岭,欲去桃花坞拜访燕姑娘,忽然晴天一声霹雳,燕姑娘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们说,奇也不奇?”段玉裁脱口道:“晴天霹雳,此乃异象。异象之后,范大师就遇上想见的人,难不成是上天昭示范大师将与燕姑娘上演一场大师级别的传奇故事?”吕雁梅俏脸一热,低头不说话。白华心里得意,暗忖:“此乃我用五行阵法给小妮子续上奇缘之吉兆也。小妮子心诚,三年来把小黑鱼养得很好。”罗强疑惑的瞧了范昭和吕雁梅一眼,问道:“范孝廉是说,这个晴天霹雳打开了范孝廉的灵智,使范孝廉顿悟了天与地的玄妙?”范昭摇头晃脑,道:“然也。”罗强道:“哦,请细说。”
  范孝廉呷了一口酒,暗想如果有把扇子在手,就如诸葛亮一般潇洒儒雅了。段玉裁从衣袖掏出一把折扇,递给范昭,道:“上次范大师在梅花书院讲学,梅花岭上梅花尽开,小生将此盛况画了下来。现在范大师又讲奇学,实乃学生之福。盼大师讲完后,在此扇题上名讳。学生定当珍藏家中。”范昭打开折扇,果见扇面上画着梅花盛开于山头,中间一朵大梅花特写。
  范昭摇摇折扇,冷风习习,要风度不要温度,道:“说白了就很简单了,上天至少给出三点启示证明地球是圆的。”范昭环顾一下,与燕姑娘目光相对,下意识的向燕姑娘眨了一下眼睛。吕雁梅没有回避,付之一笑。范昭心头一甜,不再卖弄风度,收起折扇,道:“启示一,如果地球是平的,地上的人应该同时看到日出和日落,但是地球上东边的人看到日出日落的时间比西边的人早,可以推断地面是球面的。”白华道:“这个我知道,是‘里差’现象。如果大地是平的,也可以产生里差,因为太阳自东向西,已经过之地为过午,未经过之地为早晨……”范昭道:“那样极东之地没有早晨,极西之地过午即天黑,岂不荒谬?”白华听罢动容,点了点头。
  范昭继续道:“启示二,在海上航行远望陆地,必先见山岳之巅,后见山,再见平地,这是因为大地是球面所致,若平地必不能如此。当年曹公孟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海中有船,桅杆先出也。”白华道:“嗯。确实如此。”
  异史氏曰:孟德公的眼睛太好了,估计视力远超5.2的,可以和丹麦天文学家第谷比美。当然,曹孟德如果手持千里眼(望远镜),则例外。
  范昭道:“启示三,若人西北行,则西北方向能见之星变多,而东南能见之星变少,反之亦然,这是地球球面所致,在平地必不能如此。”白华挑起大指,道:“孝廉公高见。”
  范昭尝了口酒,有些得意,心道:“幸亏我的大学专业就是天体物理!要是换了别人,纵然穿越了,也未必能说得如此明白。如果我能上网搜一张卫星拍摄地球的照片给你们看,就不用费这么多唇舌了。但是,我能吗?”段玉裁听得似懂非懂,一个劲儿点头。白华一抚须,道:“范孝廉说的有理,不过,也不尽然。”段玉裁面露不满,道:“老先生何以见得?”白华道:“唐朝李淳风考证,认为大地中央高两边低,天也是如此,天之最高处是天心。范孝廉所说的三个启示,按李淳风所言也可解释。所以,这三个启示,依然证明不了大地是球形,最多证明大地是曲面。”
  范昭哑然!段玉裁眼巴巴的看着范昭,希望范昭再度雄起。场面转冷,吕雁梅忽道:“我明白了,李淳风所说的,是范孝廉说的一部分。”众人看向吕雁梅,吕雁梅道:“大家看……”吕雁梅举起纤纤玉手,在空中比画起来,道:“地方大地中间高两边低,在边上看也是中间高两边低,如此四下扩散,到最后大地连在一起,就变成了球形。”范昭大喜,一拍桌案,道:“知我者,燕姑娘也!”。段玉裁懂了,抚掌笑道:“范大师说的对,燕姑娘解释的妙,完美无缺,果然是天作之合啊!”白华手捻胡须,道:“有理,有理。”吕雁梅笑吟吟瞧着范昭。罗强则沉吟不语。
  能够想象出地球是圆的,需要非凡的抽象能力,古人利用极其有限的知识与观察现象总结出这个观点,确实了不起。尤其是浑天仪的制作,充分体现古人的科学态度和实践精神。祖先这种观察——分析——抽象——理论——检验——应用的能力,范昭自叹不如。
  吕雁梅忽道:“如果大地是球形的,那么下面的那些人怎么没有掉下去呢?”范昭心中一喜,暗道:“问得好,现在可以完全进入我的步调了。”范昭夹起一块肉,慢慢吃了下去,在头脑中迅速整理好思路。范昭成竹在胸,徐徐道:“这个问题被一个叫牛顿的英夷人解决了。”范昭充分发挥光辉形象的影响力,先谈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的故事,再谈日心说,接着讲了太阳系、银河系、类星体、黑洞以及暗物质。虽然简明扼要,形象生动,也足足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段玉裁由衷赞叹:“小生再一次亲眼目睹范大师的风采,亲耳聆听范大师的高深学问,三生有幸啊。屈原的《天问》有言: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出自汤谷,次于蒙泛。自明及晦,所行几里?都被范大师解答了啊!”
  吕雁梅一蹙眉,道:“夷人之术,岂可尽信。”范昭道:“夷人称之为科学,理论都是经过实验验证的。”吕雁梅嘻嘻笑道:“好,我岂问你,夷人可曾用实验制造一个太阳系出来?那个牛顿又可曾飞到太阳系外,坐在树下让苹果砸一下自己的头?”“这个……”范昭一时哑了口。其实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是依据开普勒的观测数据的,但是刚才哗众取宠,过于宣扬了苹果砸头的故事,结果竟然作茧自缚了!诚然,万有引力定律虽然解释了很多问题,但是它只是一个数学模型,而这个数学模型不是最终的真理。后来关于天文学的诸多理论如黑洞、虫洞等等也是数学模型。所以严格说,刚刚把这些假说当做事实来宣讲,有些自矜成分。检讨至此,范昭道:“确实,这个万有引力定律只是一个假设。”吕雁梅道:“咦?你是说万有引力是不是存在还在两可之间?”范昭连忙道:“万有引力当然是存在的,只不过万有引力是否存在与万有引力定律无关的。”此话一出,众人皆皱眉头,就连粉丝段秀才也觉得范昭难以自圆其说。
  白华呵呵笑道:“范孝廉在广州和夷人接触久了,思想有些夷人化。”范昭不服,道:“由今及古,由此及彼,有何不可?”吕雁梅笑道:“据《后汉书?孔融传》记载:曹操攻屠邺城,袁氏妇子多见侵略,而操子丕私纳袁熙妻甄氏。融乃与操书,称‘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操不悟,后问出何经典。对曰:‘以今度之,想当然耳。’范孝廉由此及彼,莫不是‘想当然耳’?”这个段玉裁听懂了,不由对范昭投以怀疑的目光。范昭眼珠一转,有了主意,笑道:“燕姑娘说的是,终极真理是高高在上的山峰,这些理论不过是上山的路,而不是终极真理本身。请问燕姑娘,倘若科学无法使我们了解宇宙真实,那么,我们当如何了解宇宙真实?”吕雁梅歪头想了想,道:“佛法应该可以。”范昭一愣,问道:“佛法?”吕雁梅肯定的点点头,道:“世界是佛成就的,果真如此,只有明了佛法才能明了世界和宇宙。”
  范昭默默想:“《圣经》说上帝创造了世界,那么,只有追随上帝,才能真正明了世界和宇宙?九觉道长,西方的上帝创世说,中国古老传说中的盘古开天辟地,佛教中讲的佛以业力创造世界,到底哪个是对的?”段玉裁看见“男神”的光辉暗淡下去,忙道:“那么,燕姑娘,我学道不行吗?”吕雁梅微微一笑,并不答话。白华道:“老子有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修道,当然可以明了世界宇宙。”
  此时,九觉道长传来音讯:“都对。只是创世所造就的宇宙范围不同而已。人喜欢绝对化的思考理解,反而难悟真机了。”范昭得了启示,一拱手,笑道:“白老和燕姑娘说的都对。夷人自称,科学是上帝的设计,探索上帝的思维,是最伟大的事业。可见,夷人之术,也不能说错,不过是用凡夫俗子的方法去探索世界和宇宙的奥秘。”这句话得到大家的认同。白华高挑大指,称赞范昭思维灵活,见识深刻,学究天人。段玉裁站起身,唱颂道:“燕姑娘巧言破迷,范大师因材施教,日月相映,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范昭听得很舒心,再度飘飘然,戏言道:“燕姑娘,咱们一唱一和,当真是上天之作乎?”吕雁梅忽觉害羞,低头吃菜。罗强满面笑容,举筷道:“诸位所言极是,字字珠玑,果然是天作之合,罗某大开眼界啊。来,吃菜,吃菜。”
  酒宴之后,段玉裁向范昭求字,范昭一口答应下来。下人送上文房四宝笔墨纸砚。范昭有意放狂,仰首猛饮一杯,抓起毛笔蘸满墨汁,在扇子背面浓墨重笔写上范昭二字。段玉裁惊讶道:“杜工部有诗云:‘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今见孝廉公落笔,始信草圣挥毫如太白吟诗,酒越烈字越醇啊。”吕雁梅秀眉微蹙,暗忖:“这两个字写得,行不行,草不草的,若是自成一法,尚可;若是比肩张旭,可真夸张了。”认真讲,范昭这两个字写得还是不错的。普通人学书法,天天练习,大约三年可入门。秋儿曾向范昭建议,先写好自己的名字。为了自己的名字能够精彩,范昭向陈慧殊、秋儿、还有红儿虚心学习,下过一番苦功。自己的名字,篆、隶、楷、行、草五体皆通。但是,陈慧殊不喜欢狂草,以为迷心失性,所以,范昭只习得行草。。
  段玉裁粉丝热情高涨,指着“昭”字道:“这一撇左润右枯,行涩妙合,笔势挺拨,墨浸纸内,有陆断犀象之气,收笔轻灵,千钧之力中隐现宛转之意。真可谓负阴而抱阳,恰似公孙大娘之精妙剑舞。妙啊,妙。”白华微微颔首。罗强笑道:“段秀才这样一说,我们就懂了。好字,好字!”范昭心道:“你这个粉丝也太夸张了。什么‘左润右枯’,明明是我随意而写,侧锋行笔,用力不均所致,竟被你吹捧上天。”罗强道:“观孝廉公题字,如观公孙大娘之剑舞也。请孝廉公也送罗某几个字吧。”范昭心道:“我只练得我的名字,别的字却是不行的。此事万万不可答应。”范昭赶紧装醉,往案上一伏,酣睡起来。段玉裁无限崇拜道:“‘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说的就是范孝廉这般模样啊。”
  异史氏曰:“传说书圣王羲之醉作《兰亭序》,文中有涂抹改字。酒醒之后,又书写多遍,不能如意,仍以醉酒之作《兰亭序》为最。”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