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笑笑无前人


小说:大清棋情录  作者:时年一觉.CS
推荐阅读:斗破之刀气纵横 重生之我是夸梅布朗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 //www.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第六十七回笑笑无前人愁愁难小学
  范昭把西红柿鸡蛋饭一扫而光,眼见众目睽睽盯着自己,醒觉自己刚才失礼了。范昭目光一瞥吕雁梅,瞧吕雁梅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忍着笑意,心定下来,用餐巾擦了擦嘴,朗声道:“古有东坡菜,今我佳肴美,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古往今来,赏酒的人多了,以美食为诗的人就少了,独我与东坡耳。”罗强呵呵笑道:“妙啊,范孝廉,切不可减了兴头,再以诗作道佳肴,如何?”范昭得意起来,道:“孙师父,你可知道秀才都是吃诗的?”孙师父摇头道:“范公子,小人只听说秀才吟诗,不知秀才吃诗。难不成,秀才诗作的不好,将诗稿烧成灰,自个吞了下去?”范昭笑道:“你不懂。吃不好的诗,会吃坏肚子的。今儿,我就请诸位将杜甫的名诗《绝句》吃进肚子里,增长诸位的才气。”孙师父傻傻道:“范公子,《绝句》怎么吃啊?”范昭嘿嘿一笑,道:“你可会背?”孙师父点头,将《绝句》背了出来。范昭道:“好。你做四道菜,第一道菜,两个蛋黄一排绿葱丝;第二道菜,一片葱白;第三道菜,煮蛋白;第四道菜,葱花汤里漂着两个蛋壳。美不美味,就看你的厨艺了。”孙师父大喜,忙道:“承蒙范公子指点,小人明白。范公子放心,小人虽不懂作诗,做菜却是小人的绝活。”罗强笑道:“孙师父的厨艺,我一向很欣赏。”
  稍时,四样菜送上,一人一份。吕雁梅尝了一口,笑道:“两个蛋黄一排绿葱丝,便是‘两个黄鹂鸣翠柳’,真能想呀。”罗强亦笑道:“一片葱白便是‘一行白鹭上青天’了。”孙师父道:“煮蛋白是‘窗含西岭千秋雪’。葱花汤里漂着两个小船,却是面皮做的。”吕雁梅笑道:“这下好了,‘万里船’也能吃进肚子里了。”吕雁梅肯主动与自己说笑,范昭窃喜不已,道:“孙师父手艺不错,色香味意形养俱全。杜工部若在,肯定会说:‘子美,子美也!’”众人一听,哈哈大笑。吕雁梅也莞尔。
  待大家笑够了,范昭做出谦虚的样子,低声道:“老先生,前些日子,蒙施襄夏先生教我五行八卦围棋棋理,此棋理与周易息息相关。小生对周易一知半解,盼老先生教我。”白华瞧了一眼范昭,道:“五行之法广也,非围棋专用。古书上有说:金曰攻长,木曰形舒,水曰灵变,土曰厚藏,火曰劫生。五行之理,相生相克,衍生万事万物,善驭之者,无往不顺。”范昭喜道:“原来老先生也是弈道高人!”白华乐呵呵道:“老朽不太懂围棋,只是记得古书上记载的几句罢了。”范昭道:“就请老先生解释这几句。”白华一捊须,道:“说起来,也简单。围棋者,天地宇宙也,阴阳五行八卦映对。子有气,棋有形,局有势,千变万化。金主肃杀、锋锐;木主舒展,生发;水主流动,变化;土主静止、坚固;火可燎原,生死相易。”范昭听得迷糊,道:“我还是不懂。老先生能否直接讲,如何以五行之理推演棋路?”白华沉吟一下,道:“棋路之变,寻常人以计算得之。倘若以五行八卦推演,当今只有施襄夏能做到,其中的奥妙,怕是不能以白话示人。”范昭道:“这是为何?”白华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我这样说,你肯定不甘心。我且问你,颜真卿何以得书法之妙?”颜真卿求师于张旭的故事,范昭还是知道的,当即明白了白华言中之意,不由长叹一声,道:“施先生空怀五行棋妙,不遇传人,不遇传人哪。”白华道:“天数如此。不过,我只讲讲术数,以公子的天资,也许能自悟。”
  范昭心情复好,道:“也好。弈,易之变也,请老先生说术。”吕雁梅也来了兴趣,笑吟吟的瞧着两人。白华小饮一口,道:“老朽却想先考考公子。”范昭一怔,道:“考什么?”白华微微一笑,道:“欲学术数,先学算术。老朽想考公子算术题目。”范昭(许时今)自恃高等数学都难不了自己,遂道:“老先生请出题。”
  白华手捻胡须,道“第一题是《九章算术》中一题:今有积五万五千二百五十五步,问为方几何?”范昭听题立刻傻眼了!白华竟然出了一个开平方问题,问55255的平方根是多少?在后世,这种问题会毫不犹豫地用计算器解决。范昭根本就没学过手算开平方,其实不怪范昭,21世纪的人会用手算开方能有几个呢?如今乍然遇到这样的题目,范昭顿感吃惊,好在他很快冷静下来看,开始思考:手算开平方没学过,只能靠猜了!300的平方是9万,200个平方是4万,55255在两者中间,所以答案应在200到300之间。下面使用二分法,200到300之间的中数是250,250平方是62500,所以答案应该在200到250之间;230的平方是52900,同理,答案应该是230到250之间,现在考虑240,240的平方是57600,答案应该是在230到240之间。现在明确了,55255的尾数是五,所以答案应该是一个尾数数是五的,这个数应该是235。想到此,范昭答道:“二百三十五。”总共思考时间,大概用了一分多钟,得到了正确答案。白华在旁边道:“正是二百三十五。范公子果然高才。”吕雁梅饶有兴趣的瞧着范昭,眼睛里泛出赞赏的光彩。
  范昭暗道侥幸,古代开平方肯定不是这么算的。白华道:“下面这道题是《九章算术》中的《少广》一题,今有积一百八十六万八百六十七尺,问立方几何?(123尺,作者注。)”竟然是一道开立方的题,范昭听罢有些晕了,犹豫一下,范昭道:“这题目算法浩繁,口算一时算不出来。”白话呵呵一笑,道:“范公子倒也坦荡,确实非寻常人所能了。”范昭有些脸红,想想自己一个21世纪中国名牌大学的双学士,竟然在数学上被古人问倒了,有些泄气。不过,在21世纪还有谁会学习古老的手算技术呢?所以,尽管范昭心里不服气,也无计可施,无话可说。
  白华又出一题:“今有池方一丈,葭生池中央,出水一尺,引葭赴岸,葭与岸齐,问水深,葭长各几何?”葭就是芦苇的意思,这个题的意思就是说,有方形的水池,边长一丈,芦苇生长水的最中央,长出水面部分为一尺,把这个芦苇向岸边拉,恰好与水岸接齐,问水深和芦苇的长度是多少?这个题目要用到勾股定理,得列方程计算的。范昭要来纸笔,写画一番,道:“水深一丈二尺,芦苇长度一丈三尺。”白华赞叹道:“原来公子的小学也是这么好啊!”范昭明白,白华口中的“小学”,不是后世的那种小学,这时代的小学是学问的一种分类,古代把算数,数术这类的学问叫做小学。这道题就是九章算术里的著名的“引葭赴岸图”。范昭道:“我本无意功名,得闲了就看看杂书。”白华道:“没想到范公子算术基础如此之好,老朽可以讲了。”
  范昭洗耳恭听。白华道:“正是。周易之理,如今知其占卜者甚多。其实周易于上古之时与天文关系甚深。自古术数者,须精于天文。远到周文王、唐李淳风、袁天罡都曾在天文上深研。”范昭暗道:“巧了,我的专业就是天体物理。”白华不知范昭心中所想,继续道:“此术数甚为玄妙。《周髀算经》开篇,昔者周公问于商高曰:窃闻乎大夫善数也,请问古者包牺立周天历度,夫天不可阶而升,地不可得尺寸而度,数从何出?”吕雁梅在旁道:“白爷爷,这都是啥意思啊?”白华解释道:“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古时候周公问大夫商高,古代伏羲创立了周天历度,但是天没有台阶可以登上去,地也没有尺去测量,那些数是怎么得到的呢?”吕雁梅听到,面露思索道:“是呀,白爷爷,天地有多大又没尺子去量,古人是怎么知道的呢?”范昭一听也来了兴趣。在后世,这些知识在学校里可以学到,但是这是古代,一个人却需要非凡的洞察力和想象力才可以明白这些,古人到底怎么做到的呢?
  白华见范昭一副洗耳恭听状,得意笑道:“古人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就是靠术数。河图洛书是周易的源头。天地运行自有一定之数,此数囊括万物,周易只是此天地运行之理在人世间的体现。”吕雁梅听罢点点头。范昭好奇地道:“白老,到底天有多高?”白华道:“十万里。”范昭想了想,道:“白老,虽然我对您十分敬仰,但是学问一道讲究的是实事求是。恕小生对您说的不敢苟同。”白华道:“公子对天文也感兴趣?”范昭暗想:“我何止感兴趣!我的专业就是天体物理,大学时期学的课程天体物理概论、恒星演化,高能天体物理还历历在目。天文学史也装在我的脑子里,你会有我懂得多么?”
  忽然郑管家匆匆进来,禀道:“老爷,地保程东来报,说七星岭林大等四个猎人报案,在七星岭天权岭底发现了猎人辛捕的尸体,全身黑青,肌肉抽搐,死状甚惨。”罗强微微一怔,道:“辛捕,就是偶尔会送些野味到府上来的辛捕?”郑管家道:“正是。”罗强问道:“哦,可有线索?”郑管家瞧了范昭一眼,不说话。罗强道:“这里没有外人,尽管说。”郑管家道:“报案的猎人们说,辛捕之死甚是奇怪,似是被妖怪所害。”罗强道:“既是妖怪作祟,那就去请大悲院的高僧施法除妖。”郑管家道:“猎人们说……辛捕遇害前,范孝廉和李香香一直居住在辛捕家中。”
  罗强瞧了范昭一眼,呵呵一笑,道:“郑管家,猎人们糊涂了,你怎么也跟着糊涂了?”郑管家道:“老爷,在下原本不信。可是猎人们一口咬定,说那日用猎叉棍棒打在范孝廉身上,范孝廉人没事,猎人们的棍棒猎叉都震飞了。”罗强微一沉吟,道:“范孝廉,可有什么说辞?”范昭道:“罗老板,我若真是妖怪,那些猎人用棍棒猎叉打我,焉能活到今日。”罗强沉吟不语。吕雁梅道:“罗叔叔,我可以作证,范……孝廉用的不是妖术,而是一门上乘的内功。”罗强心道:“我正寻思用此事撵范昭走,你却帮范昭说起话来。难怪范昭敢来取雍正人头,原来身负上乘武学。我和师兄都看走眼了。”范昭对吕雁梅投以感激的目光。吕雁梅微微一笑,并不理范昭。
  罗强道:“山中多毒物。辛捕死状奇怪,多半是被毒物所害。辛捕并无亲人。人死当入土为安。这样吧,郑管家,你取五十两银子交给林大,叫他们安葬辛捕。”郑管家道:“是。老爷,此事不等倪员外回来商议?”罗强道:“辛捕既无苦主,此事就这样了了。倪员外回来了,我自会和他说去。”郑管家躬身退下。范昭心道:“人命大事,你罗老板一句话就摆平了?看来,在新镇,你和倪璋说了算。”罗强笑道:“白老正说到妙处,怎么不说了呢?请继续。”范昭道:“白老,能否算出辛捕死于何人之手?”白华微一捊须,笑道:“三千年来,此事只有周文王做过,别人做不来的。”范昭心道:“辛捕死状如此之惨,多半是小妖狐所害。狐仙姐姐,可千万不要让你的狐妖妹妹再出来害人了。”。
  妖魔道。黑心魔狗喝道:“辛捕,你可知为何惨死?”辛捕头磕在地,浑身哆嗦,小声道:“小人贪恋美色,招来祸事。”黑心魔狗斥道:“错。若非范昭得罪本尊,你岂会死于非命?!”辛捕道:“小人不懂,望大王明示。”黑心魔狗冷哼一声,道:“范昭得罪了本尊,本尊要报仇吧?”辛捕点点头。黑心魔狗继续道:“本尊要报仇,就得有人付出代价。范昭如果不来七星岭,本尊也不会找上你,所以,范昭才是害死你的罪魁恶首!”辛捕迷惑起来,觉得黑心魔狗说的既对又不对。黑心魔狗狗眼一瞪,凶光毕露,冷声道:“难道,你敢怀疑本尊?”辛捕身子一颤,道:“不……”黑心魔狗神色稍缓,道:“辛捕,你可想报仇?”辛捕点点头。黑心魔狗阴阴一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将来,狐仙会和范昭巫山云雨会。你,便是范昭之子,从小玩劣,长大后,败尽范昭脸面,令范昭生不如死。如此,大仇报矣。”辛捕道:“小人悉听大王安排。”
  注:《九章算术》中国古代第一部数学专着,是《算经十书》中最重要的一种,成于公元一世纪左右,是人类科学史上应用数学的最早的高峰,其中的开平方和开立方术,比欧洲数学上开方术要早至少1600年。西方1900年以后才发展出跟《九章算术》里差不多的方法,这个成就是十分惊人的。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大清棋情录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8086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