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终焉


小说: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作者:明雅流风
推荐阅读:神器之聚魂铃 重生之我是凤凰 情侣老师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www.qiuxiaoshuo.com/read/7233.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哈,别急,我开玩笑的。https://”见明月的脚步加快,我不由得逞般的笑笑。“停电是可控的,当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就咳嗽三声,我会断掉屋里的电源。当然,若是监控室被发现了的话,我会第一时间断电,否则你就危险了。”为了尽快让明月从坂上父女温馨的故事中摆脱出来,我冒着他可能被发现的风险和他开了个玩笑。事实证明,这个玩笑起到作用了。这很好,总比因为一时的优柔寡断让明月产生了怜悯之心错过了任务时机,或者是一时的心软让敌人有机可乘,丧命至此要强。
  “靠。。”闻言,明月的速度一缓,恢复了正常的速度。
  “嘿,你自己小心,我备战了。”话落,我不在看明月那边的情况,而是再次将架起。玩笑归玩笑,可一旦进入危险的任务时段,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导致自己或同伴的送命,所以在明月恢复状态之后,我也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调整好的角度,将准心瞄准坂上臣女儿的房间后,我用另一只眼瞟了瞟手机上定位明月的位置。他已经绕过了安保人员直接再一次的上了二楼,去了坂上臣妻子的房间。虽然是以送餐的名义,但事实上现在的他有些冒险,毕竟是直奔着女主人的房间去的,门口的安保人员必然不会让他直接进入,也就是说,若他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在两名安保人员引起别人注意前干掉他们,那么一场冲突即将爆发。
  “距离监控被骇还有一分十七秒,再等等。”我对着麦克说了一句。
  “嗯。”明月低声回复,转身走入了身边的储藏间,停留了大约一分多钟后才再次走出来。
  “好了,房间的监控我切进来了。”短暂的等候,换来的是整个别墅的各个监控视野。虽然只能切换,但是至少能够看清房间的布局。
  得到我的指示后,明月就拿着餐盒,走向了两个守在门前的黑衣保镖。“二位辛苦了,这是今天的宵夜。”
  明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我本想就这样监听这他的举动以保证他的绝对安全的,可就在我调整监控画面确认房间情况时,却发现了意外,明月藏在中控室柜子的两个包裹被人发现了。这才仅仅是过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发现了,这群人的警惕性太高了。十分钟不到就要查一次岗。“明月,你在监控室藏的包裹被人发现了,你得赶快,在这群人反应过来前!”
  “咳咳咳!”明月想都没想直接咳嗽出声。得到讯号,我立即断掉了房间的电源,下一秒,整个别墅都陷入了死寂一般的黑暗。只有在走廊墙壁下方处几个应急灯还闪烁着绿色的微光,让整个走廊存有一丝生气。只可惜,这这点微弱的灯光并不能遮掩别墅内人们紧张的气氛。
  嘭,嘭。
  两声闷响出现在我耳边,应该是明月放倒了门口的两个保镖。在两人倒地后,明月就在我耳边喊了一句。
  “开灯!”
  嗡!
  一声嗡鸣,房间再次恢复了灯火,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那两个刚刚还在明月身边的黑衣保镖此时已经躺在了地上。而明月也飞快的闯进了女主人的房间。
  侧眼飘过监控,发现大部分的保镖和雇佣兵都已经开始骚动起来,并向着别墅内部走去。看来他们已经接到了刚刚包裹被发现的讯号。
  “你的包裹彻底曝光了,所有人都在向着别墅里面赶去。快离开!”
  “我先找表!”闯进房间的明月情绪有些激动。虽然并不确定那表是不是就在这里,但是哪怕是一丝希望,他也不想就此错过。
  “麻烦!”眉头微蹙,我不由得将枪端起。“解决掉那个女人,然后再找你的表。时间不多了,两分钟!西北角我可看不到,你自己小心!”说罢,我控制电脑摧毁了别墅的安保和监控系统,而后拿起了狙击步枪的控件,开始操纵自己的。
  砰~砰砰~砰~
  四枪连开,四名在后院的雇佣兵应声而倒。同时这也引起了后院所有人的注意,他们进入了迎战状态,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进了掩体内。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射击,因为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拖住这些雇佣兵,越多越好。这样在房间内的明月才能有机会从里面逃出来。
  控制着,我让四把间歇的持续开火,而自己则是挪了挪身前的,对准了二层东南的房间,这样应该可以制造更大的混乱。然而就在我想要回头操控那些遥控时,山丘的另一端,一道微量的火光微微亮起,紧接着我四把遥控枪的其中一把视野就颤动了起来。
  狙击手!
  好在这一枪打歪了些,并没有剥夺我的使用权。从震动来看,敌方狙击手应该瞄准的是我后面做伪装的草堆,那本应是人所在的位置。一枪过后,敌方的狙击手也会发现那是遥控操作而并非真人。
  飞快调整的视野,我将准星对准了刚刚亮起火光的地方。可惜天太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除非。。。
  砰!
  对面狙击手再次开枪,我遥控的监控瞬间花屏了一个,一把狙击报废!
  不过付出的代价总要对得起收获,就在他开第二枪后,我顺利的找到了火光的所在地,手中的狙击弹也毫不留情的射入了他的头颅。一枪毙命!
  敌方狙击手肯定不止一个,而我刚刚的一枪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但是如果在开两枪,敌人就一定会锁定我的位置。所以在这之前,我能用的也就只有三把仅存的遥控狙击了。
  将枪口再度调回坂上女儿的房间窗口,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其中一把遥控狙击上,那是位于别墅东偏南的位置,恰好可以打入一些死角。而给那群雇佣兵造成麻烦最大的也正是这一把。
  专注射击开始,未进入掩体,或者掩体效果不足的敌人被我一一点杀。当这把射倒第六个敌人时。我装在他弹夹里的子弹也算是彻底用光。不过,子弹打光的狙击并不是没有作用,他还可以诱敌。
  在我专注射击的同时,敌人的另一名狙击手也发现了所在的位置。期间他打出了两颗子弹,一颗打歪,另一颗只是让所在的树晃了晃,完全没有作用,可他自己的位置却暴露了。于是,我操控另一架瞄准了过去。一枪之后,那个狙击火力点便销声匿迹。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刚刚打掉对面火力的遥控附近的地雷被人引爆。第三把彻底宣告报废。
  还有一把!
  唯一的一把还在持续工作,而我的视线却早已落在了与明月对接的监视设备上。此时监控的视野是落在女主人的房间里。房间床上还趟着一个身穿红色纱衣的女性,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迷了过去。明月应该是贴着门口背对着墙,看来他和敌人接上火了。
  “找到了?”我开口问道。
  “找到了!”明月的声音略显急躁。“问题是现在我怎么出去,我被包围了。”
  “你还在西北的房间吧?”
  “是。”
  “趴下!”我对着明月大喊一声,而后从项链中拽出了rg,对着西南角的窗户就是一发火箭弹。
  巨大的光亮拖着长长的焰尾,直奔窗户。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与火光成为了那群雇佣兵和保镖惨叫最好的遮掩物。
  “还活着吗?”我对着麦克喊了一句。
  “咳咳咳。”明月似乎是被烟尘呛到了。“这。。咳咳!。。这不是让你关灯的咳嗽!”明月声音微苦,看来那发火箭弹也震得他不轻。
  “现在关灯对你没好处。”我收起枪和监听设备跳下了大树。“我的位置也暴露了,我往你那边赶去,撑住!”
  “我去坂上臣的房间看看!”任务完成,明月也开始了目标二的工作。
  “好!若不能干掉就想办法将他引到他女儿房间的窗口!”我回应一声后便跳下大树,趁着夜色向着别墅的方向摸了过去。然而就在我前进的时候,我的耳机中,明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坂上先生,能跟我说说,这个表是怎么落到你的手里的吗?”大约两分钟后,我听到了明月的声音,这句话应该是对着坂上臣说的。看来明月的目的并不只是找到表,或许这块表的背后有着明月的一个仇人,否则明月不会跟他这么废话的。“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女儿。”明月的话语很沉稳,这是在诱敌了。
  “你。。你是为了。。”另一侧,坂上臣的声音非常小,大概明月距离他有着几米的距离,让我无法听清他们的对话,哪怕是拥有强大听声术的我,当然,现在我还在向着山下飞奔,风声和敌人的枪声已经完全将听声术的能力掩盖了。
  不过,听声术的无法使用并不影响此次的任务,毕竟我对明月的私事没什么兴趣。
  “目标就位。”没有几秒,明月的话语清晰的落在我的耳朵里,坂上臣就位了。于是我飞快的拿出手机调制控件,控制着瞄准了坂上臣女儿的窗子,果然,透过光亮,一个成年人的身影已经站在窗边。
  “帮我确认目标死亡!”我对着麦克大喊,下一秒,一颗狙击弹便穿过了窗户,直接打爆了坂上臣的脑袋!猩红的血液和碎裂的玻璃洒满了一地。
  “确认,支援我!”明月的声音略显急促,在这之后便是一阵阵的枪声,看来明月和雇佣兵的两个头目已经交上火了。
  “再撑三分钟!”我放下衣领的麦克,将今生的一把狙击对着坂上臣女儿房间窗户处调到自动开火。而后从项链中取出一辆越野摩托,跨步上车油门一拧到底,向着别墅方向冲了下去。
  一路骑到别墅下,路上有七八个埋伏在后山的雇佣兵都听到了车声并朝我开枪,不过毕竟是后山,树木繁多,他们的子弹对我根本没什么影响。在后院的小门处,摩托的速度已经被我拧到最大,双臂用力提起,整个摩托以抬头的姿态撞进了小门,在冲上台阶的同时,整个车子也飞了起来,瞬时间,我双手松开,从项链里飞速地拽出了一个早已充好气的气囊。在落地的同时人也借助气囊的缓冲平稳的落地,而被甩飞的摩托则是冲进了别墅的正院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砰!砰!砰!
  落地后,我一个翻滚抬枪就射,三枪过后,刚刚赶来的雇佣兵就应声倒了三个。而我也从一层侧面的落地窗闯入,并在门口甩出了几枚烟雾弹,暂时封住了敌人的视野,利用这几秒钟的空档,我架起了两挺弹链超过五百的重机枪,并在扳机处卡了两个消音器,两挺机枪一瞬间就进入了自动开火的模式,这样至少可以坚持两到三分钟的后路无支援。直至子弹射光,或者枪管炸膛。
  “我进入别墅了,位置!”枪声不断的环境中,我矮下身子,拉起领口对着麦克喊了一句。
  “坂上臣的房间,我被照片上那几个雇佣兵老大们逼过来了,敌人火力很猛。我需要支援!”明月那边也是枪声不断,同时我还看到了几个装备齐全的雇佣兵也从楼上冲了下来。应该是被我摩托爆炸的声音吸引下来的。
  哒哒哒哒哒!!!
  人还没有下来台阶,我就已经端起了冲锋枪对着他们扫去,如此强劲的火力,这些拿着轻机枪的敌人自然毫无还手之力。但想要一口气制服这些人上去支援明月,光靠冲锋枪还是不够的。
  嗖,嗖。
  我从项链中拿出两颗高爆弹,丢上了台阶,两声轰鸣后,那些试图冲下来的敌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得找别的路上去。有别的路吗?”清理了眼下的杂兵,我给自己的枪械换弹,楼上的枪声就没听过,我必须快点上去支援明月才行。
  “没有别的路线,我这边窗户下面都是敌人,根本下不去!”明月显然已经进入了危机的情况。不止我被堵住,他也是陷入了绝对困境中。
  我环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发现除了刚刚交战的楼梯外,这里没有任何别的通往二层的路。见此,我不禁有些恼怒。“呵,行,我上不去,那你们就都t给我下来!”
  “喂喂,你该不是想。。。”耳机中,明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趴下!”我再次喊了一句,而后便从项链中拿出了一块黏胶炸弹贴在了坂上臣女儿下方的天花板上,自己也飞快的逃到了另一边的房间,关上了大门。
  轰!!!
  爆炸声响,二楼直接坍塌而下,刚刚还在和明月交火的两个雇佣兵老大和几个佣兵直接从二层掉落下来,一同下来的,还有一张床上,一个无法行动的小女孩儿。
  哒哒哒哒哒哒!
  打开房门,一连串的扫射后,对面雇佣兵几乎是死伤殆尽,就算有活着的也基本失去了抵抗能力。走进塌陷后的废墟,我检查着里面雇佣兵的死活。
  “你这是要连我一起卷进去吗?”二层的明月此时已经探出头,对着我喊了起来。“这熟悉的爆炸节奏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你喊趴下这俩字这么熟练?”
  “上面搞定没有。”我抬头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明月。
  “爆炸太猛,他们都死的差不多了。”明月道。说罢,便直径从二楼跳了下来。这样的高度根本没什么难度可言。
  “那就快点冲出去。”我将刚刚死掉的雇佣兵老大手边的枪丢给明月。“敌人的支援就快赶来了,我们得赶紧逃离才行。”
  “等等,让我看看那个孩子。”话落,明月朝着那个小女孩儿走去。我也跟上了他的脚步,然而,那掉落的床板虽然稳稳的落在了底面上,可那个小女孩儿却已经滚到了床下,尽管她不能动,人也陷入了昏迷。但是此刻她依然还有着呼吸。
  咔。
  手枪上膛,我将枪口对准了她。可惜这一举动却被明月拦了下来。
  “算了吧。”明月看了看我。
  “虽然你这突发的心软我能理解,但是我不喜欢给自己留下麻烦。”我眉头微蹙,并不想因此而放过这个小女孩儿,是,这孩子确实是无辜的,这次的任务针对的也只是她的父母而已,可留着她,终将是个不定时的炸弹。
  “若这样一个小女孩儿也能威胁到你。那我看你也不用混了。”明月再次将我抬起的枪压了下去。“而且别误会,我可不是心软什么的,只不过有点好奇,这样都死不了,以后在她身上,还会发生什么。”
  “。。。你这第一个理由我还真是无法反驳。不过你这第二个。。。”看着明月那满是不忍的目光。最终,我放下了自己的枪。“算了,你处理,我去准备逃离工作。”
  说罢,我没有在看明月,只是慢慢走出了这个类似废墟的房间。出门时,我还不忘在旁边地上不断痛苦呻吟的雇佣兵头子身上补了一枪。
  走出房间。回到一楼大厅,后院门口的火力网依旧没有被突破,毕竟从刚刚到现在,我们也才打了不到三分钟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里面搅得天翻地覆,外面也没有人突破进来的原因,如此强劲的火力覆盖。鬼才敢冒死冲进来。不过我也不敢贸然冲出去。毕竟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埋枪等我。于是乎,我决定选择了相对安全逃离的方式。
  我从项链中取出四挺重机枪,以及我自己的防弹雷诺,还有一大块钢板架罩在了车头。一切准备就绪后,明月也刚好从房间中走出,来到了我的身边。
  “wtf!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月看着眼前的景象完全进入了懵逼的状态。
  “我说过,我的火力足以我们做一次完美潜行!”自信的一笑后,我走到了车子旁,将机枪一一部署。
  “用车子冲出去?不是,你每次做任务都这么暴力的吗?”一边吐槽着,明月一边上了车。
  “倒不是每次,只是这次太危险,我只是做了最安全的判断和选择。”我的嘴角扬起,脸上满是兴奋。“车子是防弹的,当烟雾弹散尽后就拉动车上机枪的扳机。我们能不能活着冲出去,就看这一回了。”
  “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潜行任务也能这样惊心动魄。。。”明月没有纠结我是怎么把车子开到这里的,只是认同了我的计划,这一刻他已经完全信任我,毕竟我们现在是过命盟友,没在多言,他直径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见他准备就绪,我也坐上了驾驶位,将机枪架在合适的位置。
  “准备好了?”烟雾即将散尽,我侧头看了明月一眼。或许是被我激起了心底隐藏已久的暴力因子。明月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兴奋的光亮
  “!”
  嗡!!!
  话落,雷诺仿若一只咆哮的野兽冲出了房门。而冲破烟雾后,数十计的雇佣军就那么明晃晃的出现在了眼前,烟雾未散,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反而给了我和明月更长的时间。冲出重围,我和明月扣动了重机枪的扳机,子弹仿佛不要钱的向着正前方的敌人扫去。一团团血雾怦然爆开,我也利用着火力压制的时间将油门踩到底。冲了出去。
  油门的轰鸣和机枪的咆哮给了敌人极大的冲击,仿若战车般的雷诺仅用了七秒就冲出了别墅的大门。而我们也调转了机枪的枪口,扫荡者残留在四周的敌人,当雷诺冲出后院,敌人都已死伤殆尽,只剩下几名未受损的雇佣兵还执着的从后方向我们开枪。
  冲出重围,明月下意识的回头看向我,那眼中的意犹未尽展现的淋漓尽致。他没有说话,但是那双明亮的眼眸和嘴角勾起的兴奋笑容用最直接的语言表达了他内心的想法。
  “你确定?”我怎会不理解他的意思。因为此时我们所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当然!”明月的语气不在犹豫,果断地点了点头,同事拉动了枪栓。
  刹!!!!
  后院小门口,我想都没想就拉动了手刹,刺耳的刹车声带动整个车子直接横向漂移转角,停在了门口。
  “那就歼灭他们!”我喊道。
  “好!”明月调整枪口,我们一前一后,两挺重机枪喷出了致命的火舌,收割着残余敌人以及从后山支援上来敌人的生命。是了,这一刻明月体内的暴力因子已经完全被我点燃,冰冷的杀气与狂暴的血气混合爆发,冲垮敌人的不再只是火力,还有扼杀他们扣动扳机的气势。
  三分钟后,整个后院活着的只有我和明月两人,尽管支援还在不断从别墅前院跑来,但是想拦住我们逃跑的脚步已经是不可能了,这就够了。
  “撤!”
  “撤!”
  我和明月同时达成了共识,下一秒,车头调转。冲出了小门,直奔别墅的后山而上。没有过多久,我们便在山腰处停了下来。因为再往上就不是车子能够爬上去的了。
  “他们的支援应该来不了这么快,但我们也不能太慢,不然天就亮了。”
  “等我一会儿,我规划一下路径!”夜色之下,下了车的明月拿出手机对我说道。
  “好,我去把车子处理了。”说罢我将车子往东侧开了些许距离,在离开明月的视野后,我将车子收进项链,而后带上夜行装备再次潜回明月的身边。
  “之前规划的三条路径有埋伏吗?”明月飞快的按动自己的手机。
  “有,左侧有埋伏。右侧有狙击手,虽然我打掉两个,但是不确定是否还有存留。中间的路不确定。”
  “那我们就走中间的路,不过绕一绕,我重新规划。”说罢,明月再一次低头看了手机,而我也趁机在我们身后布置了几颗诡雷。能拦一人是一人。
  三分钟后,我和明月开始向着山顶走去,明月的情报是真的优秀,优秀到连整个山头的环境都摸清了,看来的确是用了卫星监控。虽然不能准确标明敌人位置。不过路线规划的确实好走,路上我们也没有看到一个潜伏的敌人。
  “走到这里,我们算是成功逃了?”明月回头问我。
  “还不算,等到了山。”我拉住一颗树的枝条借力向上。
  “你在担心什么?”
  “放火烧山!”
  “别开玩笑了。”明月眉头紧蹙。尽管现在的夜色我根本看不见。为了防止暴露,我们用的都是夜视仪。“放火烧山可是大罪。”
  “本来是不担心的,毕竟坂上只是雇主,但是现在雇佣兵的老大们挂了,就不好说了。”我稍稍喘口气。“要是他们忠心的话,放火烧山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现在风向对我们不利。”
  “那就继续吧。”明月也重重的喘息了些许,而后继续登山。因为刚刚的话语,我们的速度不由的再次加快了几分,尽管我们已经十分的疲惫了。
  山路并不好走,好在明月的路径地图,这给我们节省了不少体力,但是却花费了更多时间,不过还好,敌人并没有采取极端的方式搜捕我们,这可能跟山上还有埋伏的敌人有关,不过我们却没有在碰上,再加上为了求生,没有人会想在大夜里往山上跑。然而正是反其道而行让我们有了一条生路。
  来到山顶,我从项链里拿出了两套滑翔翼,当然这是我掩盖好后拿出来的,明月也没有在这方面纠结。直接套上滑翔翼,向着山下一跃,我们便飞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当我们降落时,已经可以看到山前的公路,这是我们做逃离计划时选择的一条逃离路线,而在我们降落处不远的山坡下,正藏着两辆摩托,是我在明月离开后过来做的准备。跨上摩托,我们一口气驶向了港口。也算是正式的完成任务,并脱离了危险地带,
  凌晨五点,天色已经发白,港口的一排座椅处,两个穿黑衣的十七八岁少年仿佛两条死狗一般的瘫在椅子上。旁边还躺着两台同样如死狗般的摩托。
  “这t该死的任务,真刺激。”坐在椅子上,我巴不得这就睡过去。一晚上的战斗已经让我有些身心俱疲。
  “我到不是觉得任务刺激,而是跟你一起出任务才是真t的刺激。”明月少有的爆了粗口,同样疲惫的他也只能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我。
  “哈,有没有感觉自己体内的某种灵魂被唤醒的感觉?”我仰头笑道。是的,我给了明月一个唤醒自己体内灵魂的契机,相信这次任务之后,他会明显感到自己的不同。
  “有。”明月从脚边拿起一水往嘴里灌着。“倒是你,连小女孩儿都不放过,还真是跟恶魔一样!”
  “诶诶。。说全套了啊,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些歧义呢。什么叫连小女孩儿都不放过。”我笑着嘲讽了一句。“其实你也不赖,隐忍,果断,胆大,最主要的是一但杀气露出,总让我感觉有些惊悚的气质,怎么形容呢,修罗?”
  “你这硬核式的夸奖还可以更直接一些。”明月无力的摇摇头。“不过这次任务结束,我又可以安心的回去休息了,可能人真的是这样,享受过安逸,就再也奔波不起来了。”
  “又准备隐了?”我挑挑眉道。“才刚刚见你有些回归的起色。”
  “回归?”明月鄙夷的瞪了我一眼。“说的好像你知道我以前什么样似的。”
  “刚刚撤退时,你身上的气息和眼中的兴奋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安逸才不会是你的选择。”我耸耸肩。“不过啊,谁还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而改变呢,只要你觉得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就行。”
  “啊,肯定是更好了。”明月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带着海风咸咸味道的空气。而后带着回忆般的微笑道。“有人等我回家吃饭呢,自然不愿意在外面玩太久了。”
  “啧啧,那真是可惜了你这情报商了。”我摇摇头有些惋惜,倒不是真的说情报商,而是说,明月这个人。真正的天才,却选择在自己最巅峰的时候隐世,不过这样也好,谁又不愿意过太平的日子呢?
  “呵,还是那句话,你要是真有兴趣,我可以介绍给你。至于能不能驾驭,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明月又哪儿会听不出我话里的真实意思。只是淡淡的回应后便问道。“你呢?还要继续这样的任务?”
  “不了,这次我也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我正过头看向了远方的海平线。“这次之后我差不多就能稳下来一段时间了。”
  “你不也是一样!”明月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是也为我能远离危险世界而感到高兴。“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确实是一种享受。若是有机会,我真的希望永远远离喧嚣。”明月语气中饱含沧桑,即使没有那样的年龄,也有着那样的经历,说实话,这。。和我很像。
  “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或许是触景生情,我开口调笑了一句。“简单啊,回头有机会,我给你办张卡,让你住在一个距离十一区很近的岛上,那里绝对没有喧嚣,养老绝不是问题。”
  “艾尔卡特拉斯?就是你这次文件内提过的岛吧?那是你的?”明月眼中闪过惊讶,要知道,拥有一座岛和拥有一套房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好像地球和太阳一般。“但是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岛。”
  “给女朋友的彩礼。现在还未建成,自然没有对外开放。”我轻笑道。“岛上有至少80的地界都是我的,分你一套别墅无妨。随时打电话随时来住!”我大方的笑了笑。说实话,如果能用一套别墅换来一个顶级杀手的友谊,我绝对是血赚。
  “原来你也是有牵挂的人。”明月恍然。“好,若有机会我一定拜访。”说罢,明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是要和我交换电话号码。见此,看来这个朋友我算是交下了。于是乎,我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是当我们打开手机屏幕的瞬间,我们两个人都愣住了。
  “。。。”
  “。。。”
  寂静,很久的寂静。寂静道我们只能听到滔滔的海浪声。
  为什么寂静?因为打开手机屏幕的一瞬间,我们都看到了彼此的手机桌面。画面上的图像极为相似,都是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的合影。那是一位漂亮的少女,茶色短发,碧蓝眼眸,穿着红色高领t恤,以及一件白色的大褂,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却在拍照时隐隐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似欣慰,又似感激。还有这些许的幸福。
  不同的是在这两个屏幕上,这相同的少女身边却站了不同的男孩儿,一位黑发黑眸,笑眼间充斥着无尽活力。在为少女遮阳而抬起的右手上,一枚银光闪闪的鹰头戒指正反射着耀眼的阳光。站在少女身旁,男孩儿没有那形似修罗的血气,有的只是那对视时脸上洋溢的幸福模样。
  另一位则是苍金发色,淡紫眼眸。略显棱角的面庞挂着淡淡的微笑,修长的脖颈向着少女轻转,像是在诉说什么,锁骨间一条黑色的羽翼项链散发着谜一样的光芒。立在少女身侧,男孩儿丝毫不见恶魔的冰冷,有的只是那凝望时眼中闪过的欣慰目光。
  看了彼此的相片许久,我和明月的目光最终还是对在了一起。没有杀气,没有谩骂,没有争吵,没有拔刀相向。有的只是发自内心对彼此的理解,与相识后两人释然与感慨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是她吗?”
  “是她吗?”
  又是一次相同的话语。
  “志保。”
  “小哀。”
  “呵。原来你喜欢的是她。”
  “呵。原来你喜欢的是她。”
  一模一样的话语,从两个人的口中说出,却丝毫不觉得突兀。仿佛冥冥间,两人最后的一丝陌生与疑惑,都在此刻冰释消融。
  “呵。。哈哈哈哈哈!!!!”
  “哼。。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两人同时放声大笑,笑的很开怀,很放肆。笑的仿佛这个世界都跟着变得光明起来。
  几分钟后,我们彼此放下了手机,此时的号码交换已经不再重要。重新将视线放在了海面上,此时此刻,太阳已经冉冉升起,制热的光芒将海天连城一线,将远方染上了一片金黄。
  “原来,这个世界上。。”
  “真的存在平行的世界啊。”
  是的,在我看到明月屏幕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那个和明月同框出现的少女就是小哀,也是志保。但是我并不认为志保对我有过出轨的行径,原因很简单,不论是在组织,还是在现在,除去大学的几年外,志保从未和我分开过。然而明月手机上的照片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学的志保,而是。。十八岁之后,已经变成八岁样子的小哀。而这解释只有一种可能。穿越到柯南世界的,不止我一人,在同样的柯南宇宙里,还有另一个人,深爱着她。只是极为巧合的,我们的世界出现了短暂的重合。而这重合,或许也将会在我们分道之时让一切重回正轨。
  “泾阳修。”明月伸出了手。“这是我的真名!”
  “明雅薰。”我同样伸出手和明月握在了一起。这是一次重新的认识,一次两个穿越者因同一份梦想而相遇的交识。“很高兴认识你。”
  。。。
  “在你那边,组织还存在吗?”
  “你那边的组织还存在吗?”
  。。。
  “没有,战斗还在继续。”
  “毁了,只是还没死透。”
  “总算有些不同了。”我笑着看向明月。
  “呵,你还需要继续努力。”明月对我点点头。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你想到怎么会去了吗?”
  又是两次近乎相同的疑问。而后我和明月两人都释然的笑了。
  “我猜到了。”
  “我也是。”
  两人的视线缓缓看向了自己的手机屏幕。
  “由她而始。”
  “由她而终。”
  呜呜呜。。。
  游轮的鸣笛,示意着新一天的到来。也示意着,我们即将踏上回家的旅途。
  几小时后,坐船回到东京米花市的我和明月同时站在了博士家的门口,抬头望去,我们仿佛都看到了,在这白色的建筑物的大门处,一道淡淡的波纹正在不断的晃动,让大门都显得有些不清晰起来。
  彼此对视了一眼,我最终给了明月一个释然的笑容,而明月同样报以淡淡的笑意看着我,最终,我们彼此伸出了手,两个拳头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再见,愿你在你的世界,能够好好的保护她。”
  “珍重,愿你在你的世界,能够好好的守护她。”
  下一秒,我们不在犹豫,同时迈步向着博士住宅的房门走去。大门打开,淡淡的光影充斥了我们的视线,而刚刚和我并肩的少年,也在这光影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门口处,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最终迈步走进了大门。而就在我迈入大门的瞬间,刚刚十八岁的流风,也一下子变成八岁的明雅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抹欣慰的笑容展现在了我的嘴角。
  “放心吧,在这里,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她,以恶魔之名。”话落,我朝着房间内大喊出声。
  “志保,我回来啦!”
  。。。哒哒哒。
  很快的,房间内,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我视线内。茶色的短发略显凌乱,碧蓝的双眸闪烁着水雾。印在眼下的淡青色示意着这几个夜晚,这个少女因为思念和担心等名词而并没有睡好,而当她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在她最祈求的时间想起时,她才发现,自己的世界又一次的被阳光所照亮。
  在这布满晨光与寿喜锅温馨味道早上,迎面的少女突然加快了脚步,一头撞进了我的怀里。满心的话语早已化为了浓浓的眷恋。最终,少女在我的耳边轻声的一句呢喃让我回想起了最初与她相识的那个瞬间。。。
  “薰,欢迎回来!”
  s:番外完结了,感谢思总的这次联动篇,此次和小思一起历时近两个月的构思完成了这次的番外,圆了自己一个梦,也圆了曾经的那份感动。将近六万字2的字数希望各位看官看的过瘾。没看过修罗的看官们请搜索糊涂小思著以上。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7233.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