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开机仪式


小说:巨星养成攻略  作者:崇梦岛
推荐阅读:死神的助手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巨星养成攻略 http://www.qiuxiaoshuo.com/read/72022.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第586章开机仪式
  一台摄像机被一块大红布遮盖着,不同于现场其他冷冰冰的摄像器材设备,有点欲盖弥彰的羞羞答答和矜持娇贵,好像出嫁的新妇那般瞩目,不管周遭如何人头攒动,人人都小心翼翼不碰着它,祭奠的长桌旁,就数它最受重视——然而也只有这象征性的一刻而已,仪式过后,它就只是台再普通不过的摄像机,在日复一日的使用中消耗自己,耗尽所有的使用价值,直至报废。小说.mеng.ā
  所谓的开机仪式,跟掀盖头也有那么一点相似,红布一掀,新娘的少女时代结束,新的人生已经就绪,对于在场的人而言,红布下的摄像机赫然在目时,就意味着一部新剧的拍摄日程正式开始了。
  按照流程,这摄像机的红盖头得等制片人、导演、编剧和几个主要演员一起来掀开。现场的其他人都只有看热闹的分。
  方才鞠少华讲话的时候,几个主创和主演都和他一排站着,全都在风里带着笑脸,只有刘莹举着个遮阳帽,因为头套发饰的关系不能戴在头上,只能用手举着,变换着角度遮点阳光和风,偶尔想看哪个方向就稍微露出点脸,半面妆容显得更为娇艳惹眼。
  顾恋站在人群后,个子不高也懒得去挤,只等着人稍微松动了再试试能不能走近点。当然顾恋也没忘记在人群的缝隙里顺便狠狠地多看几眼于佑嘉,有段时间没见,这人还是那么耀眼好看。
  其他工作人员围绕着主创主演和长桌站成一个大圈,佩月月想往里面挤着靠近辰星,被顾恋拉住了,“一天到晚盯着你男神还没看够啊?”望着好友热忱又认真的脸,顾恋忽然有种失宠的感觉,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怎么想,没必要担心。这里没记者过来,宣传自然会好好拍几张照片找媒体发的。不是你靠艺人越近才越能保护他关注他的。”
  佩月月点点头,想了想,甜甜地回答。“明白啦。”不再主动要顾恋多解释几句,乖乖随顾恋站在边缘地带。
  顾恋在人群里扫视,注意着莫小语的位置,发现她是站在内圈很靠近天皎的方位,内心冷笑了一声。
  莫小语对自己一向没好感。顾恋看得出来,对这一点自己也是很无所谓的,她又不靠别人的好感吃饭。可是这姑娘对佩月月似乎也有点狗仗人势的嫌疑,那就让顾恋很不爽了。天皎也是个渣,想撒气就冲着自己来,任由自己的手下冲佩月月是个什么玩意,要不别让佩月月跟他一辆车呗,那还爽快点像个男人,看着佩月月脾气软好欺负就可以随便乱说话了?以为她顾恋是个死人么?
  “小顾……”佩月月软软的声音把沉浸在讨伐天皎和莫小语内心戏中的顾恋拉回了神。
  “怎么了?”顾恋看见佩月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关心地问。
  佩月月想过了。觉得自己被莫小语挤兑的事可以不提,但是关于天皎和莫小语想拿辰星炒作的事不能不跟顾恋具体再说说好好商量,毕竟要想想对策不是,哪怕他们小艺人没能力和财大气粗的华悦艺人抗衡,总也还得想些可以尽量不受负面影响的办法。
  “华悦那边,好像想炒莫晩琳和天皎的绯闻,因为他们新电影上映的事?”
  “是啊,这事我知道,套路,都是套路。嘛。华悦就是这样的,哎,也不光华悦啦,很多有艺人的公司。大公司小公司都一样,甚至不少艺人自己都热衷于这种事,明星有新作品要出来了,拉出来给公众见面了,不炒几个话题弄几个绯闻吸引眼球好像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似的,做艺人经纪人的做艺人宣传的也爱这个。好像非要炒出了话题了不管是不是关于作品本身的,这样才算宣传成功了,自己才算有功劳了……”看到佩月月莫名忧虑的神色,顾恋不太明白她为什么显得这么忧心忡忡,想来也八成是在担忧辰星吃什么亏吧,安慰她说,“这事跟辰星没什么关系吧,莫晩琳跟天皎炒破天也就这样了,他能拿辰星炒什么啊?要是能让这电视剧的关注多提升一点那对辰星也是件好事啊咱乐见其成不就是了?”
  “不是,这事跟辰星有关系的。”佩月月坚定地说,“天皎不想最近自己的名字只和莫晩琳绑在一起,所以他要拉辰星下水……”佩月月把自己在车上听到的天皎的意图以及莫小语的举动都原原本本如实告诉了顾恋,当然后面自己跟莫小语他们的争执自己一点都没提。
  顾恋听完了点点头,稍微松了口气的样子,看看佩月月这才好像什么都明白了的样子,“我懂了,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一下车满身委屈啊……怪不得……”
  佩月月觉得顾恋的重点完全偏了,现在不是讨论自己委屈不委屈的好么,“哎呀,小顾,他们说的是辰星啊要利用的是辰星,辰星!”佩月月忍不住嗔怪道。
  顾恋完全不以为意,“我知道啊,可是……”顾恋摸摸下巴,瞧瞧那边要不是刘莹拉着一定又会往最边上凑的辰星,“兄弟情能炒出什么花啊?又不是炒出柜?华悦也不会这么弱智啊,顶多一些所谓的p粉高兴一下啦,又没人会真觉得他们有什么。其实……这样也不错啊,免费蹭蹭天皎的新闻头条,很多人想有这个机会都得不到呢。”
  这话佩月月就不爱听了,她嘟起嘴,“这话说得,好像我家辰星很稀罕蹭他的新闻一样,你不怕被反咬一口啊,别忘了当初那件事华悦出新闻怎么抹黑辰星的?”
  顾恋摇摇头,反驳佩月月兼抚慰她,“哎呀,我说什么事呢,因为这事你就气成这样,多不值当!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有我在当初辰星最终不也没吃啥亏嘛?何况那时这两人算是有竞争关系所以才会有那事,现在辰星跟天皎正合作呢,这还是华悦投资的剧。为了这个剧好,华悦也不能剧刚拍戏就踩合作演员啊,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还有于佑嘉,能让内讧这么蠢的事在自己第一部任制作人的剧期间发生?你自己都说了天皎主要是不爽跟莫晩琳炒绯闻这件事。他不好反对就干脆破罐子破摔多炒点其他事来发泄而已,能有什么大事啊?”
  “我就是生气他们这么理所当然地利用辰星好像说利用某个道具一样。”佩月月闷闷不乐道。
  “这都是小事,气归气,但都是虚的,只有好处才是实打实的。”顾恋搭着佩月月的肩膀道。
  好处?佩月月想到了天皎的的那句话。
  好处两个字。真他妈智障。
  忽然就有点明白了天皎说这句脏话时无可奈何又咬牙切齿的心情。憋屈到无可发泄,却只能接受,因为没有理由拒绝,管你心里怎么想的呢,还不能怪任何人,谁都知道,真实想法都不重要,不管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别人的想法。
  “你不是想学吗?想成长吗?”顾恋搭着佩月月肩膀的手紧了紧,“我又要传授你一招了,要不要听?”
  “要!”佩月月下意识地回答。声音大得自己都吓了一跳。还好鞠少华的大喇叭效果够好,说什么话现场都振聋发聩,让佩月月的声音都淹没在其他嘈杂的人声里了,凸显不出来。
  好处是实的,其他都是虚的。佩月月努力把天皎那句“好处两个字,真他妈智障”充满了愤怒与无奈的话语赶出脑海。
  顾恋颔首,一派轻松道,“我以前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可能没有特意对着你说。反正你记着吧,有人想利用你很多时候都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好事。利用就利用呗,没有利用价值的才是废物。就这件事来说,辰星什么情况你我都清楚,你阻止不了天皎那边的宣传炒作。那可以反客为主地利用他啊,盯着那边的宣传,只要有一点不利辰星和不实的消息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跟对方宣传沟通,莫小语不搭理你那就跟剧里的宣传说,你是没人家钱多势力大,可是你勤快听话乖巧会说话会撒娇脸皮厚会多事不好对付但又不让人讨厌又在理。剧宣传怎么会不搭理你?他搭理你了,去找莫小语问这事?莫小语敢不搭理啊?她敢甩脸子给剧组宣传看?人家什么资历她什么资历?明姐倒是有这资格,可是剧宣传问上明姐了,莫小语不怕明姐对自己印象不好嫌弃自己能力差劲连个剧组宣传都处不好关系?还有虽然不能跟华悦的传媒资源比,但混这么几年这个圈子里谁还没两个关系比较好的记者传媒人士啊……”
  佩月月连连点头,望着顾恋,再次星星眼,“……好有道理,太好了,我的入门老师是你。好吧,我知道了,现在我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紧盯天皎的所有新闻,有什么不对,我至少有两个途径可以反馈,一个是剧里的宣传,一个是我自己的……”佩月月眼睛亮了一下,“朱灵和夏莲生她们肯定是站在辰星这边的,只要辰星有需要……”
  “领悟力不错,不过别忘了我才是辰星的经纪人,别把担子都抗在你自己身上。”顾恋向佩月月皱了下鼻子,不满于对方竟然忽略了自己。
  “好啦好啦,你才是我最大的靠山,在我眼里,什么华悦之流的都不如你牛你厉害呢!”佩月月喜笑颜开,豁然开朗,哄着顾恋,好像回到了往日的气氛。
  鞠少华话不多,说完了直接递过大喇叭,让于佑嘉也讲几句。
  于佑嘉从鞠少华手中接过了大喇叭,还上下挥了挥,颇有点小男孩拿到没见过的玩具的新奇劲,这带了点稚气的举动惹笑了一帮人,鞠少华马上意识到自己太随便了,笑着说,“怪我怪我,看我这脑子,自己习惯用大喇叭指挥人了,忘了问别人喜不喜欢,你肯定不习惯这玩意吧?老马,快给于制片拿个话筒过来。”
  马导演就在一旁,立即答应了一声要去拿话筒,却被于佑嘉摆手阻止了,“别,我还没试过这东西,是不是比话筒说话要痛快很多啊?以前就听说鞠导现场作风豪迈,就喜欢用大喇叭到处喊,我可得珍惜机会体验一下。”
  “还挺可爱哒。”佩月月笑着说,转头发现顾恋正眼神认真地盯着于佑嘉。不怀好意地撞了下她的肩膀。
  “他不可爱,你才可爱。”顾恋眼里只有于佑嘉,言不由衷地说着假话。
  “啧啧。”佩月月推了她一下,然后又看到吴茜等一堆女工作人员无不星星眼望着于佑嘉。感叹道,“幸好于总不是明星,不然他要让多少艺人没饭吃了,感觉天皎和辰星都没那么受欢迎了,你看吴茜见识过那么多帅哥演员。都没见于总这么欢喜的。”
  “圈子里帅哥是多,你以为吴茜只看脸啊,就是好看的脸看多了才明白不少人只是绣花枕头,一开口就幻灭。”顾恋瞥了佩月月一眼,自豪地说。
  “好啦好啦,知道于总是正宗高富帅,哪里都受欢迎的啦。还说我脑残粉呢,你比我还脑残粉,哼。”佩月月看着辰星安静的笑容,“反正我只喜欢我家辰星。”
  风有点大了。吹得旗幡哗啦啦地响,好在喇叭的声音够大,覆盖了全场。
  “……鞠导演跟我介绍过,在场的各位很多都是他的老朋友了,我也没特别多要说的话,对这个班底来说,我就是个新朋友,希望能跟鞠导和各位老伙计做事,多学点东西……”
  之前鞠少华没多耽搁,到了院子里确认了一下各个事项。马上就拿起大喇叭率先主持起来,客套话都少,开始简单介绍了于佑嘉和自己的老班底互相认识,以及拍摄这个剧自己最看重的一些事项和注意点。
  于佑嘉就十分入乡随俗地秉承了鞠少华的这个风格。太多的话也不说了,简要说了下剧组筹备起来的情况,保证了会做好剧组的后盾,特别提到了剧组当前的后勤保障有些困难,但是请大家放心,会就尽快解决。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他反应,他会尽全力配合鞠少华导演和剧组的拍摄工作。一贯的如沐春风。
  其他主创主演有话就说几句,没话的就不说了。
  最后鞠少华总结了一下,就和于佑嘉以及几个主演一起站好位置,摆了个掀摄像机红布的pos,在摄像师拍照完成后,大家就一起掀开了红布。
  开机仪式完成。
  把用于开机仪式的摄像机搬下去之后,鞠少华特地解释为了赶拍摄任务,今天的开机宴就简单进行了,是自己的主意,不是于佑嘉小气,大家中午吃了盒饭就开始赶工吧,以后不愁没好吃的。先吃得苦中苦,最后甜头是大家的。
  于佑嘉苦笑着给大家鞠躬道歉。
  实际上这种事大家事先都知道了,也接受得差不多了,鞠少华和于佑嘉这一翻默契唱和倒把大家心头那点嘀咕都打消了,毕竟跟着剧组来工作谁也不是图好吃好喝的,这里条件怎么样大家也都看得到,要想工作得舒服点那就早点把这儿的拍摄任务早点离开这里才是正经事,总导演和制片人关系这么和睦在下面人看来是大好事,至少可以避免很多麻烦。因此大家拍手鼓掌欢声笑语地表示没什么问题,只要关机的时候不是盒饭就行了。
  “那肯定的。这点我可以保证,就算我说话不算话了,于制片也不会放过我的。”鞠少华挥了一下大喇叭。
  正说着,酒店的盒饭车就过来了。
  这些盒饭都是住宿的酒店做的,食材费用自然是剧组出,最后酒店跟剧组结账。看看菜色,荤素搭配,有菜有肉有汤,剧组是不抠的,就是做得不怎么样,不过还算能咽得下去就是了。
  每人都是同一标准的盒饭,从导演主演到群演打杂的工作人员,吃的都是一样的盒饭,绝无特殊化,当然人群还是有分开的,基本是演员和演员凑一起吃,工作人员和工作人员堆一块,执行导演和剧组几个管理人员在一起。
  就于佑嘉被鞠少华拽着满场转悠,鞠少华捧着盒饭吃得还挺香的,到处问问看看,闲聊几句吃不吃得惯之类的话,于佑嘉不是很有胃口的嚼了几次盒饭,就干脆不吃了,跟着鞠少华在剧组全员转圈刷好感度,他知道鞠少华这是真心想帮自己树立权威,熟悉如何跟影视行业里这些地位一般但又最不可或缺的经验丰富的中坚人士打交道。
  最后转到了顾恋这儿。
  顾恋和佩月月是坐在院子墙的角落里,既遮阳又避风。拿了剧组的塑料小板凳窝在一起,低头吃饭,俩小脑袋一起一顿一顿的,特默契。
  顾恋其实余光早注意着鞠少华他们的动静。等鞠少华一靠近,立马拉了佩月月站起来,绽开笑容,两人一起向鞠少华微微鞠躬,“都说鞠导很亲民。没想到这么亲民,吃盒饭也就罢了,还专程到处看看,当导演本来就挺累了,您这样更让我佩服。”
  “鞠导好。”佩月月不知道该说什么,跟着顾恋连连点头,乖巧极了。
  “没事没事,站什么啊,坐着吃呗。我就坐不住,喜欢乱晃。第一次来这儿。对你们小姑娘可不容易,我们是都习惯了。”
  “哪里啊,都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享福的,大家都一样不容易。”顾恋向于佑嘉眨了个眼,看看他手里没动几下的盒饭,“于制片也很少来这种地方,我想他不会比我们更不容易。”
  于佑嘉笑了笑,看看顾恋旁边还有两个空板凳,干脆坐下来。“嗯,我最不容易了,现在也累了,先坐会儿歇歇。”
  “行。你们年轻人有话题,我去找几个老伙计再说几句话。”鞠少华笑呵呵看着于佑嘉坐下,然后踱步离开了。
  “不好吃也要吃点,你事多,可不能累坏了。”看鞠少华走远了,顾恋才转头对于佑嘉像朋友一样嘱咐。
  “你觉得酒店的厨师要不要请个好点的?真吃得下吗?”于佑嘉低声问顾恋。看着盒饭里的饭菜,依然没有动筷子的兴趣。
  “行啦,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有这么高的美食鉴赏水平的,你看……”顾恋朝着那些大快朵颐吃得正欢的工作人员努了努嘴,“这饭菜对普通人来说足够可口啦,我觉得也还好啊,难道你指望盒饭还能吃出五星大饭店的口感啊?”
  “还行啊,虽然水平比不上我,但已经比我在一些饭店里吃的菜还要好不少了。”佩月月也很可观地发表意见,她的饭菜已经吃了快一半了,摸着肚子有点撑着的样子,“分量又足,算得上实惠好吃了,就是我饭量没那么大,可能会剩不少的,不过其他人应该不会像我剩那么多拉。”
  “是吗?”于佑嘉还是有点怀疑,目光在自己的盒饭和别人吃得很香的盒饭来回巡视了两圈,好像觉得自己拿的盒饭质量跟别人不一样,“我是感到这饭菜吃不下的啊,难道原因在于我真的太挑食了,不是酒店厨师水平太差?”
  “挑食。”顾恋下巴朝于佑嘉点了点,眼睛一眨,表示自己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这么说的喔。
  佩月月偷偷笑了一下。这个时候,于佑嘉才显露了几分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的风范来。有钱人家的孩子,一直锦衣玉食的,挑食多正常啊。
  “不对啊,”于佑嘉不是很想承认,“我又不是印容玉,他要是来了会直接把盒饭扔到酒店厨师脸上吧。”
  “喔,你也说了,那是印容玉,他容大少爷的作风当然不正常了。你只是普通挑食,他可是极品,什么都挑,洗澡水都嫌不是原生态矿泉水呢——这还是你跟我们吐槽的……”
  佩月月突然庆幸地叹了口气,“啊,印容玉——”在发现两人的视线都转向了自己后,她吐了下粉红色的小舌头,欢快道,“幸亏他不在,不然这一顿饭就能折腾多少人。”
  于佑嘉和顾恋互相看了一眼,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低头又默默扒拉了几口饭。
  此时千里之外的印容玉冷不丁打了个大喷嚏,然后一脸茫然地揉了揉鼻子,气恼地想,谁又在惦记我了。
  刘莹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吴茜一边防备着小倩伸过来想抢筷子的鸡腿,一边几乎留着哈喇子远远看着跟顾恋窝那角落里的于佑嘉。
  靠,吃个盒饭都这么优雅这么贵气,拿个筷子的姿势都这么正点。
  吴茜觉得自己想要恋爱了,想想现实,立马又失恋了,就和以前在网上追踪那些异国的年轻贵族王子的消息一样。喔,没关系,不就当追星一样么。没看那些小女生追偶像追得要死要活就为了看偶像一眼么,看到了就能心满意足开心得能上天一样,她这样还比那些追星追得累死还难得见偶像一面的粉丝要幸福多了。
  “你别告诉我你已经抛弃了你的什么威廉王子阿米迪欧王子安德烈王子了,于佑嘉哪一点都不能跟他们比——恩。当然要除了年轻了点帅了点,你不是最不吃只有脸这套的吗?”刘莹用小腿踢踢矮脚凳上背着她一边吃饭一边看远处于佑嘉的吴茜——这家伙还真的把秀色当可餐了。
  “别提了……”吴茜没理刘莹,继续转心看心目中的“秀色”,“只有脸不行,但没有脸是万万不行的。我都多久没提什么王子了你不知道啊?也是,你大忙人哪想的起来关心我?你说这几个都结婚了不说,两个都有娃了,威廉都秃了多少年了,后面那个也早残了,中间那个哼哼……外国王子的颜终究保质期太短,虽然是王子,不好看了连贵族气都看不出来了,还不如看看国内的高富帅呢。”
  “喔,我们的制片人是老帅的。而且一个剧组的也不是搭不上话,吴茜姐你努把力还有机会的。首先,你得减点肥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喏,这根鸡腿你就不该吃了……”小倩贼兮兮地又伸筷子过来,被吴茜踹回去了。
  “滚滚滚滚滚,就你脸皮厚。我瞅瞅帅哥都不行吗?瞅瞅咋了?谁说我瞅帅哥就是要哪个啥了?别这么龌龊好吗?我傻啊,鸡腿不吃留给你,然而人财两空……呸!”吴茜看着眼前吃很多就是不发胖依然身段玲珑苗条的小倩,狠狠地咬了口鸡腿,吃了几大口。彻底断了小倩还想多吃根鸡腿的贪心,小倩可怜巴巴心有戚戚地望向刘莹。
  刘莹撇了撇嘴,意兴阑珊的把饭盒里的大半菜色包括鸡腿一股脑都给了小倩,吴茜咬着自己的鸡腿。哀怨地看着刘莹转交到小倩盒饭里的鸡腿,“怎么就吃不胖呢?哎,吴茜你别看我,看看你自己好吧,你最近是又多长了好几斤了吧,我是为你好。喏,鸡腿给小倩吧,反正她不怕肥好像也肥不起来,等你有她这种幸运体质了再来跟我讨论偏心不偏心的问题。”
  “嘁,就是偏心。”吴茜故意大声说。
  小倩抱着更加丰盛的盒饭吧唧吧唧吃得欢快,毫无吃饭不能发出声音的淑女自觉。
  刘莹对着两人的什么声响都当没听见,抱着所剩无几的盒饭无所事事地走到辰星那里。
  辰星和管明挨着坐一起。
  其实刘莹刚才看见了,管明帮着搬盒饭发盒饭,自己最后一个拿起盒饭时,鞠少华跟于佑嘉已经转到顾恋那里了,管明本想过去顺其自然地跟顾恋一起吃饭的,后来于佑嘉坐顾恋身边了,管明就停下了,折回几步,就近跟辰星坐了一起吃饭。
  两个人吃饭都很安静,不是第一次合作,拍摄的时候互相都对彼此挺有好感的,也不能说不熟,但是也没有那么熟悉,又都不是擅长搭话活跃气氛的话匣子,彼此聊了两句没什么话了,就低头吃饭。
  “快吃完了吗?”刘莹大大方方在辰星身边落座,顺便瞄了下顾恋他们的方向,喔,这个地方看也蛮清楚的嘛。
  “马上,你吃得挺快啊。”管明客气地答话,他跟刘莹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只是一直也没很熟络。
  “哎……”刘莹似乎这才突然有了个新发现一样,眼睛一亮,笑容特别妩媚,“我们不都是剧组过来的嘛,到新剧组彼此也算老熟人了,可要互相关照啊。”
  “应该的,一个剧组里的都是伙伴,都该互相照顾的。”辰星点头,像是认可刘莹的话,却又没应了她说的“老熟人”的意思。
  “嗯,这个剧组氛围还是不错,鞠导演很会调动人的积极性,周围的同事也都蛮会做事的,虽然才来不久,但是感觉吧好像我做事比以前在夏艺的剧组还要顺畅。其实不用太担心没人照顾的问题的。”管明点头同意辰星的话,补充了自己的观点,把刘莹原本的意图更是甩开了十万八千里远。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然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小团体,小团体连接起来的理由千千万万:同乡、同学、同事、朋友、亲戚、爱好……哪怕喜欢同一种菜都是可以聚集在一起的理由。一个剧组因为一个项目聚集起来是硬性聚合。内里自发地就为分为各种小团体,就算同为演员之间,来自不同专业学校的都可能分裂为不同的小群体。刘莹习惯了剧组的生活和勾心斗角,即使本意不是想要借小团体来搞风搞雨。但是有个小团体自身的安全感会提高很多。譬如这个新剧里,她想成立小团体的理由就是曾经是一个剧组的同事。
  换了别人,大概早就心领神会,立即跟刘莹谈笑甚欢,自然聚合起来了。
  偏偏辰星和管明这两个人。都不是刘莹能够以常态来推理的人。管明是一向只知道做事的,在这方面比常人笨拙木讷多了,比较幸运的是一直有伯乐欣赏他的态度和能力,没多少机会享受过人际方面被排挤的烦恼,因此管明从没有加入什么小团体的这个意识,压根体会不到刘莹的用心。
  辰星呢,不是剧组的新人,也不会对剧组的一些常态无知到完全不了解,可能正是因为太了解剧组里这种小团体各自分裂的危害,自己反倒显得很独。跟谁好像都不是一路人。以前在别的剧组,有的港台和内地的是各自为派,他一个香港人,既没有部分港台工作人员那种天然的优越感,和这些人没有共同语言,也不能融入内地人的交流圈内。
  之前辰星在剧组的时候,刘莹以为他是因为第一次拍夏艺的戏,加上跟谁都不认识,没什么机会结交谁打入什么小团体,所以不得已才“独”的。这次前一剧组的三个人到了新剧组。自然就比旁人熟悉多了,刘莹以为三人该一起彼此有个默契是顺理成章又水到渠成的事情。
  啧,结果两个人一个都不领情,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喔,要是装傻的那就更傻得不可救药了。
  刘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貌似温和地附和他们的话,“是啊,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我最喜欢了。”
  回头看杨敏娜正和几个不知道是助理还是剧组的化妆师聊着什么,刘莹捋了捋自己的鬓发——准确地说是头套上的鬓发。春风盎然地走过去,“娜姐我远看你气色真不错,皮肤都泛光似的,是不是有什么保养秘诀啊,能不能告诉我?”
  杨敏娜和其他人一起抬头,不自觉伸长了脖子望向刘莹,动作很一致,几个人一起做同同样的动作,大白天的就特别整齐显眼。
  辰星和管明恰巧看到了这个画面,不知为何同时笑了笑,然后彼此奇怪地看一眼,都不明白对方在笑什么。
  “……你看过动物世界没有?”管明停了片刻,然后鼓起勇气般,开口问辰星。
  “是说央视有个频道经常会放的动物记录片吗?”辰星一下子来了兴趣,眼睛也闪闪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以前央视1套也经常放的,最近好久没直接看电视了,偶尔都是在网上看的。”管明更加热情地回复。
  辰星点头,“当然当然,有段时间对动物这些很感兴趣,看了不少相关的纪录片,我还买了碟呢,有些就是国外的动物纪录片翻译过来的,其实听惯了国内配音老师的旁白,看英版本的都有些不习惯呢。”
  管明一喜,觉得更贴近自己想问的问题的答案了,“是啊是啊,我觉得国内这个配音真是绝了,特别适合。那你对有一期讲蛇獴的有没有印象,也叫灰獴,就是专吃眼镜蛇的那种脖子很长特别机警的小动物……”
  辰星眼睛眨了眨,再度笑起来,这次笑得更开怀了,都显得有点傻了,不过这样子令管明更加没有距离感了,他指指管明,一副戳破了别人的终极小秘密的止不住的小得意样,“哈哈,我知道了你在笑什么了!”
  管明低头也笑得暗搓搓的,“嘿嘿,我也知道你刚才在笑什么了……”
  “真的假的?居然有人跟我想的一样?”
  “我也想这么问呢?有这么巧?”管明也是不可思议的笑容。
  “娜姐和她助理刚才那两人的样子还挺像的,有点想起来了那个情形就觉得有点好玩……”辰星接着说。
  “我也觉得像啊,所以才会笑……”管明又回想了一下,“……嗯,我可没有取笑娜姐他们的意思,就是单纯觉得蛮像的,你想啊,那个灰獴也是脖子老长的,头抬得高高的,一群在首领的带领下,首领看哪它们就看哪,特别整齐特别一致的……”
  “我知道啊,就是单纯像才觉得好玩想笑的……”辰星低了脑袋也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不要总看着她们了免得别人误会啊……”
  “喔,你说得对。”管明赶紧收回了望向杨敏娜她们的目光。
  辰星看管明单纯的样子,又笑起来,想说什么也没说,眼看盒饭吃得差不多了,他收拾起来,“我吃完了。”
  “我也吃完了,”管明匆匆扒完最后一口饭,也收拾成一摞,把辰星的饭盒拿过来,“我去扔到专门的垃圾袋里,这里的垃圾都不能乱扔,要收走的,我怕有人不知道,得去照应一下。你再酝酿一下,一般来说,第一场戏才是你留给导演是否是能堪大用的演员的第一印象,不过我觉得你没什么好担心的,加油啊!”
  “恩。”辰星点点头,含笑收下了管明的好意。接着拿过剧本看起来,其实台词挺熟悉了,前因后果的背景也都清楚了,这个人一出场就该是个有故事的人,难的是他该以什么样举止和细节,来让这个人物走出平面的剧本和台词,明白无误的让观众产生好奇。
  一个漂流江湖的落拓书生,举止又是那么潇洒,为什么会来到这儿,有什么目的?故事会因为他展开么?即使故事的套路里这样的人往往不简单不是正派阵营里的,还是忍不住有那么点点期望,期望他能是个例外,不会做什么坏事。
  那样的话,这个角色就可以说立起来了,真实可感,有血有肉,不知不觉抓住了观众的心,以后哪怕做了不可原谅的事,也让人更多感到可惜可叹,而不是一个炮灰式的只为了让主角升级的毫无记忆点的反派。
  温瀚写剧本尽量不让每个人物角色套路化,因此整个故事才精彩特别,也许故事节奏不是那么好没那么紧凑也没有去严格遵循剧本里标准化的**起伏的定律也没有当下许多观众喜闻乐见的狗血情节,但每个演员拿到的角色基本都有可发挥的地方,至于能不能让人记住完全发挥甚至超出角色人设本身的魅力,那就各凭本事了。没有一开始就拿到一个毫无个性的平面角色,已经是一个普通演员的幸运了。虽然有人喜欢叫嚣譬如没有垃圾的角色,只有垃圾的演员,真正好的演员能够变废为宝,化砂砾为珍珠之类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言论,但是演员有这份心血和精力,为什么不能去演更经典的值得影史留名的角色,而要浪费在毫无意义的白痴角色上面呢?
  任何一个受够了演白痴角色的演员都绝对不会浪费这份幸运的,辰星也不会。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巨星养成攻略最新章节 http://wap.qiuxiaoshuo.com/read/72022.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