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风清丽暖


小说:韩娱之跑男  作者:一代天后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韩娱之跑男 http://www.qiuxiaoshuo.com/read/6579.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大楼下,桂树前。
  刘在石李临浩还有光洙,三人在离地有五十公分的水泥墩上坐成一排,抽着烟儿插科打诨,还真有那么几分惬意。
  “你们那最近挺热闹,我下个楼在电梯内都能听见孝敏她们开心的讨论着。”刘在石抖了抖烟灰,咧嘴笑的看着他。
  李临浩咬着烟屁股,眯缝着眼含混接话:“是热闹,正商量着把公司搬哪去呢。”
  “我觉得这挺好。”
  李光洙捏着兰花指抽了一口,闷声搭话。
  “是好,清静。”
  李临浩捏出香烟往杂草丛生的桂树底下抖了抖,惆怅叹气:“但我们公司要扩大规模,不搬没办法。”
  “搬吧,这里确实偏了些。”
  刘在石语气平淡,李临浩别过头看着他:“哥你也要搬吗?我叫人帮忙找一个,肯定价格公道。”
  “不用了,我这公司其实就一过度的,说不定哪天就注销了。”
  刘在石微笑的摇了摇头,他当初开这公司是一时气不过老东家的拖欠,自己找个立身之所。
  “嗤一”
  李光洙忽然嗤地冷嘲热讽道:“在石哥太看得起自己了,就你那破公司加上你这个破老板,还过度注销,下个月就该经营不善倒闭了。”
  “呵呵你这个家伙,嘴还是那么的臭。”
  刘在石嬉笑怒骂的丢下烟头,踩了几脚看着一直恍惚的李临浩,正准备想告别忽然又想起些事,犹疑说道:“临浩,SBS综艺局李局长让我通知你,新综艺的事情暂时取消了,以后再谈。”
  “哈?”
  李临浩怔了下,不解道:“不是他们要求我出演吗?怎么变卦了?”
  刘在石皱着眉头沉吟道:“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对了李振熙在说前还问过我你是不是在忙着拍电影。”
  自己拍电影和他们有毛线关系?李临浩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的说道:“我确实是在拍一部电影叫熔炉,但快杀青了,行程安排得来。”
  “熔炉?孔枝泳根据光州事件改编的那小说吗?”
  “恩。”
  刘在石双手搁在膝盖上,目光追忆的感慨:“两年前刚出版的时候我有看过一些,真的很压抑。”
  他顿了顿,又叹道:“光州真不是一个好地方,我每一次去心里都有阴影。”
  “有那么夸张吗?”
  李临浩悄悄抹了把汗,刘在石却摇头道:“不是小说的问题,你知道80年代光州民zhu运动吗?”
  “啊内知道。”
  李临浩眉角一扬,这个可比熔炉那事儿有趣多了,就连光洙都摁灭烟头看着他,刘在石有些唏嘘地说道:“那时候我八岁,跟着家里长辈去光州探亲,没想到爆发了游行,军zheng府的镇压那叫一个残酷,大亮的平民和学生死亡受伤。我就在亲戚阳台上亲眼看见坦克士兵到处施暴,哎,真的是造孽。”
  作为两个年轻人,李临浩和李光洙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临浩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在石哥,SBS在年底的时候是不是播过一档叫大物的水木剧?”
  “哈?”
  刘在石被问住了,反倒是李光洙抢先回答:“内,去年10月的时候播出的电视剧,讲一个女总统上位的事情。”
  李临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之自嘲一笑,望着天空喃喃道:“虽然感觉和那种事情扯上关系心里挺不舒服的,但算了,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只要到时候电影上映能有效果就好。”
  李光洙一头雾水,刘在石看了看他,起身直言道:“既然你心里明白那就好,我要去录制节目了,有时间再聊。”
  “好一”
  看着刘在石离去的身影,李临浩心里有些怅然。
  不管如何始终都要和政治扯上关系,这就是韩国娱乐圈的陋习。明年就要大选,作为第一大在野党民zhu党肯定要受到攻击,光州是他们的阵地,熔炉上映的话肯定要受影响,毕竟这件事情被压了那么久。以李明博和未来总统朴大妈为首的国家党,应该就是想塑造一种民zhu党不作为的形象。
  而SBS这个狗腿子可谓是忠心耿耿,怕他宣传推广电影受到分心,居然取消了早就约谈的综艺。
  “呵~”
  李临浩摇头哧笑,作为艺人他从不想掺和这些事,但不能不承认的是要是有了他们的推动,效果应该更佳。毕竟“熔炉”这个盖子,就是要用力揭开才能闻见那冲天的臭气。
  “哧一”
  他又点上一支香烟,光洙看了眼天色,起身道:“哥我也有事,就先走了。”
  “去吧。”
  李临浩抖着烟灰淡淡的道。
  李光洙下意识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没说什么,他知道李临浩有心事,所以才在这儿陪着他抽了一支烟,大家都是男人,二七二八了,没必要刨根问底说些矫情的安慰话。
  烦恼么,抽一支烟就该消散了,实在不行,那就两支……
  “呼一”
  “在这干嘛呢?”
  一袭芬芳悄然而至,那声音柔柔的好似还带有奶音奶气,李临浩也不意外,低下头平淡道:“恩,在这抽根烟。”
  看着身边抱着腿抖动的男人,李居丽嘴角微微上翘,望着天空轻轻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哈~,天气意外的不错呢。”
  “是挺明朗。”
  李临浩闷声应了下,摁灭香烟别过头:“怎么样,要搬到哪你们有结果了吗?”
  “嘛现在是休息时间不说这个。”
  李居丽脸上浮起一抹浅淡地笑,轻云一样,把惆怅都揉在里面,她张开双手伸着懒腰,舒服慵懒道:“oppa,这样的好天气我们去玩吧。”
  “去哪?现在白天,哪都有粉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个小时后,济州国际机场门前。
  微风吹过,李临浩摸了一把额前头发,恩好长时间没剪,都凌乱了。
  卧槽济州岛啊!从首尔径直飞到这,乃这样任性很容易没朋友的!
  “我们现在去哪?”
  他平静的问着笑意盈然的李居丽,忽然来这么一下子,他已经麻木了。
  她捋了捋随风飘散地粉色长发,淡粉色薄唇轻轻一抿,柔声道:“恩,先去四处逛逛……”
  尔后的时光里,李临浩一直被她带着在济州岛四处逛,他们去了涉地可支,去了翰林公园,去了海水浴场,甚至逛了传统市场,也吃了烤玉鲷、马骨茶、帝王蟹等各式各样的美食。
  恩还吃了鲍鱼粥,那叫一个难喝的,两人都挺嫌弃的,还商量着买些回去让素妍她们尝尝鲜。
  到是去海岸边看看“海女”挺不错的,她们装备简单,就一个潜水镜和一双大大的脚蹼,“海女”其实是中年妇女居多,但李临浩还是觉得她们很美,她们辛勤勇敢,为了生计敢于在大海中深潜,那是一种生活的美。
  日头渐渐偏西,晚风也随之而来。
  李临浩牵着李居丽凭栏杆处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他满面带笑的感慨:“真的不知道多久了,像现在无忧无虑的乱逛,真的很好,差不多了,我们回首尔吧。”
  “恩,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去。”
  李居丽忽然神秘的对他俏皮眨眼,李临浩有些不解,这济州岛难道还有他不知道的游玩圣地?
  直到李居丽带着他到了巍峨壮丽的汉拏山,从俄里口登山,过了星板岳、见了观音寺,到达半山腰,李临浩一直都处在懵逼状态。
  “不是,你刚刚和那个园林管理员说了什么?我记得这季节中午就关山了啊。”
  山道上荒无人烟,只有他们两个置身枯木腐叶中结伴而行,李临浩眼神迷茫的看着李居丽,她忽然脸蛋一片绯红,羞赧道:“我刚刚给他钱,允许我们在半山腰停留一个小时。”
  “你贿赂了管理员,他还答应了?!”
  李临浩声音提高几分,满满不可置信。
  她更加害羞了,咳嗽道:“是啊,我一些来过的朋友告诉我,新来的这位管理员喜欢贪小便宜。”
  李临浩有些气乐:“不是我说你。就算是这样,我们来这干嘛?现在是2月,只有山顶的白鹿潭可以看。”
  “谁说的?”
  她有些不服气,独自迤逦的登山,直到一片淡粉红映入眼帘。那是一片由梅花灿烂盛开而形成的粉色花海,走进其间,天地仿佛素裹其中,一切都美极了。
  时下无人,是独处他们两个的时光,
  李居丽在花的底下开心转身道:“其实我一直很想去光阳看看梅花节,但是那里人太多了,偶然在网上一篇帖子发现汉拏山这里也有梅花绽放的景点,所以就带你来了,怎么样?好不好看。”
  李临浩踩着枯叶沙沙作响的走到一株梅花树底下,叹气道:“好是好看,但我没来得及准备。”
  “什么没准备?”
  “你不觉得冷吗?”
  “哈~”
  ……
  他席地而坐的靠在树干下,把李居丽拥在怀里,脸庞摩挲着她的秀发心中越加的心烦意乱。
  “怎么了?”
  许是有所感觉,她回首看着他。
  “对不起。”
  李居丽目光有些不解。
  感觉着周围的一切烂漫,李临浩心中更加内疚,低埋着头:“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
  他感觉自己就是人渣,明明已经和居丽在一起,心中却放不下泰妍。他知道李居丽想带自己来散心,但还是那样的心烦意乱,他辜负了她的浪漫。
  面对水晶那时他不是逃避,而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曾经那么的不可理喻,是因为太过爱泰妍,甚至可以说到了卑微的地步,所以当被泰妍“抛弃”的时候,他心脏几欲爆炸,感觉自己要疯掉。
  “嘛有什么需要说抱歉的?我们不是相爱么?有什么了,一起携手往前走走,就过去了。”
  她轻声地笑了下,低下头心里浮起淡淡的忧伤。
  李临浩一直为情所困她心里都明白,偏偏还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怎么去安慰,只能这样的做着一件件傻事,傻傻的试图融化他心中那块生硬的石头。
  只是现在看来还是那么的没用,他一直都放不下。
  李临浩忽然笑了,把她拉在怀里,啄着其粉色透润的嘴唇,非常猪哥地道:“是啊都过去了,还是眼前的重要,来来让我好好爱你。”
  是么都过去了,还在意那么多干嘛?就那样放在心底又怎样?现在陪着他一起的是居丽,他要做的是珍惜眼前的暖心。
  她脸蛋绯红眼神迷离,罗愁绮恨刹那烟消云散。
  也是刹那间,风轻轻拂过,枝头上的粉色花儿随之颤动,顷刻间便梅色芬芳喧香远溢。
  〔为作者君埋些坑,顺手帮广大书友恢复下三观,听说有人在各种日丽日居〕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韩娱之跑男最新章节 http://wap.qiuxiaoshuo.com/read/6579.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