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小说:清妾  作者:绾心
推荐阅读:换世仙途 守护甜心之谁是公主 某科学的真理天使 仙路扶摇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清妾 //www.qiuxiaoshuo.com/read/16379.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因为尔芙离京的速度太快,直到她登上南下的快船,府里的一众内眷才知道四爷在海上失踪的消息。
  不过这些事儿,已经不在尔芙的考虑范围内了。
  因为有德妃娘娘这尊大佛坐镇,府里的一众女眷就如同跳梁小丑般,便是几个跳梁小丑有心使坏,也闹不出来什么大乱子来,何况找到四爷,于府里的所有女人都是好事,她们也不会那般不识趣,在这时候找自个儿的麻烦。
  江面上,尔芙所乘坐的客船是白娇连夜赶来通州,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一艘客船。
  这条客船不但速度快,且体积庞大,单单是甲板上就有三层楼高的近百间舱室,足够尔芙、连同其随行伺候的宫婢仆从和护卫居住,加上船上本来就常备的艄公水手,倒是一点都不显得拥挤局促。
  不过船的体积大了,速度再快,却也是有限,加之夜里要停靠休息,便是有康熙帝亲赐地双龙旗高悬桅杆之上开道,从北到南,一路畅通无阻,但是也在路上消耗了不少的时间,这才来到了大运河的尽头——杭州府里。
  弃船登岸,杭州府大小官员早已等在码头上了。
  为了让尔芙能够更好地调用各处兵丁搜寻四爷和老十四的下落,尔芙代天巡狩的圣旨,早已经传遍了南边大大小小的州府县镇了,不过圣旨里,并没有详细提及尔芙女子的身份,反而给尔芙按个兵部郎中的差事,并且还将她的便宜阿玛凌柱的名讳,借给了她在外行走使用。
  这也是为了避免那些官员见她是个女子,便虚与委蛇、含糊懈怠。
  康熙帝的好意,尔芙心里清楚,自然不会让康熙帝的圣旨成为笑话,所以早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已经派人登岸采购了十余套男装做换洗,而且为了不漏了她是女儿身的底细,她还趁着闲暇的时候,特地找到陈福陈公公学了学易容改装的本事。
  此时,只见她穿着一袭橘红色绣蟒纹的钦差吉服,内里胸衣紧束,一头黑得泛紫的长发梳成麻花辫,后缀着金黄色流苏辫缀,头戴一顶镶红宝石的瓜皮小帽,腰间系巴掌宽绣蟒龙纹云金腰带,一对镂空雕腾云纹的玉佩挂在腰间,再配上一个掐丝镂空的精致香囊,愣是将她衬出了几分世家公子的飘逸俊雅风。
  经过陈福细致纠正过的举止做派,全无女子的娇柔姿态,大阔步,透着洒脱。
  她款款走上甲板,远远瞧着码头上迎接的大小官员,很是矜持地抬抬手,对身旁戳着的傅鼐大人递过去一个眼色,不需要她开口,傅鼐大人就替她开口应付这些官场上的老油条了。
  显然,尔芙童鞋的身份在圣旨里就是一笔含糊带过的事儿。
  这些官员千方百计的打听,愣是没有探听出一点有用的情报,可见康熙帝是给京中了解尔芙身份的知情者都下了禁止令了,加之她这身高洁出众的气派和身边跟进跟出的陈福陈公公,这些头发丝都长空了的老狐狸就毫不意外地想歪了,愣是以为这位容貌清秀的钦差大人是某位身份贵重的小王爷。
  皇权至上,身在官场,这些辛辛苦苦爬到高位的聪明人,更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他们见尔芙懒得应付他们,将一切对外事务都推到了傅鼐头上,也不过来多打扰,派来办事得力的手下人在尔芙跟前儿听差,便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了,而尔芙也没有在杭州府多停留,稍作停歇,待杭州知府备齐了出行需要的马匹,便领着一众护卫和随从宫婢往漳州去了。
  此时的沿海地区,根本看不出后世的繁荣,漳州府城还好些,起码有青石板铺路,商铺鳞次栉比,白墙灰瓦的南方建筑,亦是错落有致,但是出了府城,往沿海的小村落一走,这落差感就显露出来了。
  一座座小土屋,横七竖八地瘫在眼前儿,到处都泛着难闻的鱼腥味。
  伴随着阵阵的海风,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爽舒适的,尤其尔芙这个从小就长在气候干爽的东北姑娘,又养尊处优这么许多年,那就感觉日子更难捱了。
  不过为了能够更快寻找到四爷的下落,她也唯有逼着自个儿忍耐了。
  只是一座座的小渔村找过去,每次都是失望而归,看到的都是百姓生活凄苦,尔芙这脸色就别提多难看了。
  在外奔波一整天的陈福,带着满身疲惫地来到了尔芙处理公务的堂屋,总算给尔芙带回来了一个还算好消息的消息:“奴才请当地经验丰富的渔民问过了,根据当时的风向分析,四爷最可能流落的地方就是泉州府。”
  “漳州知府不是说他在最初就派人去泉州府寻找了么?”尔芙闻言,苦着脸问道。
  “沿海一带,渔村遍布,兴许有漏过的地方呢!”陈福闻言,亦是满脸沮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消息呢,只是他总不能承认自家四爷就这样永远的失踪了吧。
  只是他这番自欺欺人的话,却顺利地给了尔芙希望之光。
  尔芙眼睛都亮了,她噌地一下子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干劲十足地挥拳道:“好,那咱们今个儿就连夜动身前往泉州府,你现在就去派人通知在外寻找四爷和十四爷踪迹的各位护卫佐领吧,另外在留下两个五人小队在这里配合当地府衙的差役继续搜寻,万一是咱们和四爷他们错过了呢!”
  说完,她就丢下呆滞如痴儿的陈福,迈步往内室里走去。
  再一次地打点行装,再一次地整装出发……
  如果说漳州府勉强算是沿海地区,那泉州府就是彻彻底底地贴在海边了,为了能够更快寻找到四爷和十四爷,尔芙一行人都没有去府城,直接就奔着崇武卫所赶去。
  这是一座军事化的卫所城池,驻扎着数量不少的卫兵。
  不过自古以来,这驻扎边塞的武将就多是桀骜不驯之辈,尤其是满汉纷争不宁的清朝时期,便是统领崇武卫所的将领是汉军镶白旗人,但是骨子里对满人的鄙夷和抵制,却仍然是很强烈的。
  比如此时,尔芙一行人都已经来到崇武城外,并已经正式表明身份,但是城门口那座防备贼匪突袭进城的吊桥,却还是高高吊在城墙外呢……
  “崇武城卫所的守尉丁志胜,还真是个桀骜不驯的主儿啊!”已经在马背上坐得双腿发麻的尔芙,远远望着没有动静的城门口,再瞧瞧身边满脸疲惫的一众护卫,有些尴尬地感慨道
  一路顺风顺水,抬出康熙帝亲赐的双龙旗就被奉若上宾,突然就被拒之门外,她还真是有些下不来台的感觉呢。
  她满脸恼怒地冷哼道:“再派人去上前叫关,我就不信这个劲儿了!”
  又是小半个时辰,一直紧闭着的城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细缝。
  顺着细缝,沿着一条不足两米宽的小桥来到了尔芙的马前。
  领头的人是一个身着全甲的武将,浓眉大眼、络腮胡须,昂长七尺,昂首挺胸地坐在马背上,与尔芙迎面对视着,足足这么对视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他这才一挥手,领着手下兵丁翻身下马见礼。
  “行了,丁将军请起吧。
  本官从漳州赶来,一路车马劳顿,这会儿就想舒舒服服地歇会儿,这些虚礼就免了吧。”强龙不压地头蛇,尤其自个儿还不是强龙,尔芙并没有想要发难这位将自个儿拒之城外的丁将军,很是好脾气地下了马,亲自扶起丁志胜,笑着说道。
  丁志胜能够坐稳一城守尉之位,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主,他并未小瞧对面这个娘里娘气的钦差大人,也没有因为尔芙态度亲和,便自视甚高、蹬鼻子上脸,而是选择花花轿子人抬人,亲自替尔芙牵起了马缰,甚至还想要扶尔芙上马。
  “末将已经在城中备好酒宴,上差里面请吧!”
  对与丁志胜要扶自个儿上马这事儿,尔芙自然是敬谢不敏了。
  别说她是女儿身,而丁志胜是男子,便是她是男子,她也不习惯一个陌生人和自个儿太紧密接触,所以她很是好脾气地和丁志胜一块走在了马下,也不笨手笨脚地往马背上爬了,反正这里距离城门也不算太远了,说说话儿,也就进城了。
  随着天光放亮,昨夜的一切都好像过去了,四爷府里再次归于宁静。
  只是这种宁静的表象下,却是一个结合一个的暗涌,如佟佳氏再次被禁足,如玉湖格格进府第一天就住进正院长达半年之久,如乌拉那拉氏房里被人发现藏着写有戴斯和甄妮两个小格格的巫蛊娃娃,但是这些多是后话。
  眼前紧跟着就爆出来的麻烦事儿,就是乌雅格格胎像不稳这件事。
  尔芙照常进宫请安,照常将府里医案送到德妃娘娘跟前儿过目,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就在天气热起来后不久的一个雨夜,乌雅格格那边就派了宫婢过来要请太医。
  夜色漫漫,雨落稀疏……
  尔芙作为府里的嫡福晋并没有仗着身份就拦着不让她请太医,还亲自过去探望。
  之前就已经免了乌雅格格的请安礼,加之最近府里的琐事颇多,太医那边报过来的脉案都是胎像稳固,尔芙也就不大关注秋雨楼这边的动静了,这么一来,两人就更没有碰面的机会了,粗略算下来,她和乌雅赫赫已经一连月余未见过面,但是今个儿尔芙瞧见乌雅赫赫的样子,真是心里一惊。
  因为乌雅赫赫实在是太瘦了。
  尔芙站在床边,瞧着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乌雅赫赫,太意外了。
  一般女子有孕都会有些发福,少有能够保持纤瘦体态的孕妇,而眼前的乌雅赫赫却不胖反瘦,甚至都瘦得脱像了,脸色也是难看极了,全然看不出脉案上所说的一切无忧。
  “这是怎么回事?”尔芙有些不敢置信地扭头冲毓秀姑姑问道。
  被问到头上的毓秀姑姑一脸无辜地摇摇头,低声道:“之前格格因为身边缺人,将奴婢叫到了跟前儿伺候,但是吴嬷嬷身体恢复以后,格格身边这些事就用不到奴婢了,轻易不让奴婢近身,所以奴婢也不知道格格怎么会弄成这样!”
  “吴嬷嬷呢?”尔芙闻言,脸色微冷地叫过旁边装空气的小宫女问道。
  结果,小宫女却是支支吾吾地不敢言语。
  “要是不说实话,那就拉出去杖毙吧!”乌雅格格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尔芙心里是又慌又气,哪里有耐心和眼前的小宫女猜哑谜,为了能够让小宫女尽快开口,她不得不使出了恐吓威逼的办法。
  随着尔芙一语落地,旁边伺候的诗兰等人就要上前拉人。
  刚刚还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的小宫女,登时就捋顺了口条,她双膝一软地跪在地上,颤声答道:“回福晋的话,奴婢也不知道吴嬷嬷这会儿去哪里了,往常吴嬷嬷都是一直守在格格身边儿的。
  “真好,真好。”尔芙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低喃两句,便让诗兰去安排宫婢去府里各处找人了。
  不过她也不对此抱任何希望了,吴嬷嬷不是死了,便是跑了。
  因为吴嬷嬷是打从乌雅格格有孕之初就一直陪在乌雅格格身边儿的,又是曾生育过的奶嬷嬷,她不相信吴嬷嬷会瞧不出乌雅格格的情况不正常,但是吴嬷嬷竟然从未上报过此事,没有问题都有鬼了。
  孟太医很是慎重地挑起一丢丢暗褐色膏状物,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舔舔,似乎是想要确认下味道,又很快就吐出来了,还连忙端起手边的茶碗漱漱口,这才满脸忐忑地给出了一个答案。
  忘忧,一个很梦幻动听的名字。
  现代人听到,兴许不知是何物,但是它还有一个为世人熟知的名字--鸦/片。
  其实鸦/片出现在历史中的时间很早很早,早在三国时期,神医华佗就曾经以鸦/片和一些药物制出了早起的麻醉剂,唐宋时期的医学典籍里,也能找到此物的身影,其药效之广,作用之伟大,远超于大部分人的想象。
  随着尔芙一语落地,旁边伺候的诗兰等人就要上前拉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清妾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16379.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