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好儿子


小说:穿越者退散  作者:一猫饼一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穿越者退散 //www.qiuxiaoshuo.com/read/143097.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曙光渐渐驱赶了夜的黑,四周响起风吹过树林的簌簌声。
  充满朝气的清晨,在这里却被蒙上了一层浓重的杀机。
  泽卢刚蒂亚人被这俊逸少年,散发出的狂气激得满身冷汗!
  双眼酸麻。
  手臂胀痛。
  虽然在武者尊严的支撑下,有着即使一瞬战死也绝不后退的气概,但身体却在本能的恐惧下忍不住狂抖!
  这个人简直……
  像是把世间所有的灾厄都凝聚起来,然后硬是塞进了那副人形的身体?
  只是存在着,就仿佛能引发巨大的恐怖的事件……这简直就像大灵兽一样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继承了煌炎黑龙的生命力,阿雷斯其实已经是比能只是存在就能引发天灾的大灵兽更危险的存在了。
  望着一瞬单手压制住团长的阿雷斯,泽卢刚蒂亚的战士们,个个眼睛仿佛要冒出火一样瞪过来。
  但阿雷斯只是转动了一下眼珠,空气就立刻剧烈地旋转并发出被挤压的吓人巨响,将这些围过来的战士们不可抗拒而又缓慢坚定地吹开!
  胆战心惊!
  除了胆战心惊,还是胆战心惊!
  只是眼神就有这么可怕的威压?!
  只是威压,就能像风系魔法一样,把周围的人都吹开?
  阿雷斯抬起漆黑的眸子,释放着怀有强烈敌意的杀气:“泽卢刚蒂亚人…动则死!”
  没有丰富的形容词去修饰和渲染恐吓效果,只是将可能引发的后果直白简短地告诉对方。
  而这样的做法在很多时候,比说出更多可怕的辞藻,更能令人感受到恐怖和危险!
  “放心吧,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绝不会乱动的。”
  铁比斯被阿雷斯狠狠按住,居然胸膛里的气息一点也没乱,就算是头魔兽也会被活活按爆了吧?
  但他内心是相当苦恼的,因为从被按住之后到现在,脑海里总共闪过七十四种挣脱的方法。
  可惜……经过铁比斯对双方力量和速度的估算,他所有想挣脱的方法最后的结果都会是失败!
  明明只是一只手按过来,就像街头的流氓互相推搡找茬一样,但那只手……
  却给铁比斯一种巨大无比、无法躲藏、更无法抵抗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被一头龙用巨爪狠狠按住一样!
  铁比斯彻底认识到自己和阿雷斯之间的差距,心里仅存的最后那一丁点的不服气和争斗心也熄灭了。
  他望着阿雷斯微微抽搐,仿佛随时都可能爆发恶意的脸:
  阿雷斯的目光变得冰冷而深邃,就像深夜的大海一样令人感到绝望和恐惧。
  他的声音听上去,像钢锯正在切割人骨一样阴森:“回答问题。你和赛博坦尼是什么关系?”
  周围的泽卢刚蒂亚人,全都为自己的团长兼皇子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铁比斯说出自己的身份,就是赛博坦尼皇帝的亲生儿子……
  阿雷斯绝对会一拳轰碎他的头吧?!
  而铁比斯眨了眨眼睛,非常诚实而且毫无畏惧地说“幸会幸会~~~见到你很高兴,银色的雷霆阿雷斯。我是父皇赛博坦尼的儿子!确切点说,是第三个儿子,也就是泽卢刚蒂亚的皇权第三顺位继承人。”
  他并没有为了回避危险,就否认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这其实,也算是泽卢刚蒂亚人特有的一种性格————不会因为恐惧而迷失和扭曲自我的本心。
  “赛博坦尼的儿子?而且还对黑尾巴说要见我?”
  阿雷斯听了之后,瞳孔猛烈地收缩,举起凝聚着可怕力量的拳头,用低沉而致命的声音说:“你是为了向我求死吗?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呃……”
  面对那仿佛连山也能击碎的拳头,铁比斯的目光没有一点动摇和畏惧:“呃…我本人和你之间没有任何仇恨?这个理由怎么样?”
  “…………”
  望着对方,阿雷斯充满血腥复的目光颤动了一下。
  也许是出于对铁比斯胆色的赏识,他缓缓地放下了蓄势待发的拳头:“你父亲暗中煽动康纳,用菲妮的事情挑起他对我的仇恨,协助他陷害我并且弑父夺权……你和这些计划没有任何关系?”
  铁比斯耸耸肩:“父皇制定和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我正在魔神之钉里带兵开拓第一百五十层呢。”
  其他泽卢刚蒂亚人不敢乱动,但却都发出呜呜的声音,目光炯炯地望着阿雷斯,像是在说:“我可以证明!”
  阿雷斯收回按住铁比斯的手:“说,为什么宁可送给我下属精良的兵器,也要换取和我见上一面的机会?”
  他视线锐利地盯住铁比斯:“居然这么大方地资助我兵器?难道你不明白,我将会是泽卢刚蒂亚最可怕的敌人吗?”
  “那个等下再说,首先……”
  铁比斯站起来,用力拍着礼服上的灰土:“道歉。”
  阿雷斯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微微一扬利剑般的眉毛:“什么?”
  即使明知道对方有自己无法抵抗的力量,但铁比斯根本毫不退让地瞪着阿雷斯,心痛地指着自己的礼服大声说:“我叫你道歉啊!这套衣服是父皇送我的!”
  也许这就是武者强国的格调吧?
  就算面对强大的敌人,也绝不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更不会被恐惧和胆怯绑架,变成低声下气的软骨虫。
  而铁比斯的行为和态度,则令周围的泽卢刚蒂亚人感到非常钦佩和自豪。
  就算下一瞬他被阿雷斯杀死,但也依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铁骨武者!
  而阿雷斯这边……
  人的感情真的很复杂,复杂到很多时候会有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想法和做法。
  就像现在这样……
  如果换了是在其他时候,阿雷斯百分之一万地会瞬杀了铁比斯!
  但看到铁比斯非常心痛的样子,阿雷斯居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失去父亲和母亲还不到一天,又想到父亲和母亲把废墟里的一切都留给了自己,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苦涌上了阿雷斯的心头。
  进而,他也联想到了皇帝艾德一家的死状:
  他忍不住突然大口喘息着,凝视铁比斯半晌后说:“看来你和你父亲的感情很好?好吧,我尊重你对自己父亲的这份感情,我道歉!但你的父亲他————”
  “我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老实说身为武者强国的皇帝,布置了那种计策也真是…唉!”
  铁比斯不想在自己的父皇身上用贬义词:“总之,关于你的那件事,父皇也好皇庭也罢,都干得不是很体面!但……啧!”
  他很无奈地摊开手:“你看,我并不讨厌你,我其实非常欣赏你,甚至想和你做个朋友!但既然你对我的父皇,有着必杀必死的巨大仇恨…那不管你有多强大,我对你又多么尊重,我都会为了保护我的父皇,而必须和你站在对立面上成为敌人!”
  阿雷斯凝视着铁比斯,眼里的敌意褪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理解和尊重:“你是一个好儿子……我明白!”
  他的眼里有隐隐约约的泪光。
  “一个好儿子……”
  铁比斯仍可以保护自己的父亲,而阿雷斯却无能为力地看着父母消散……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穿越者退散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143097.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