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发惊鸿


小说:天启默示录之东鳞西爪  作者:杜牡灶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天启默示录之东鳞西爪 //www.qiuxiaoshuo.com/read/108113.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狂风四起,乌云密布.江水拍打河岸,不知桥周围昏暗一片.
  钱换生蹲坐在岸边,嘴里叼着根草.
  “师弟,要下暴雨了,还不回来收衣服!”远处传来微瑕的声音.
  “就来.”钱换生应和着,却没动弹.任那豆大的雨点,一粒粒打在自己身上.
  前几日,玲嫂养的鸡被叼走了几只,鸡圈破了个大洞.玲嫂找上门来,念念叨叨.万古师傅恰巧不在,去南华赴约.主事的微瑕对玲嫂的不幸遭遇感同身受,同仇敌忾,他安抚了玲嫂继续做晚饭,指派钱换生去野地捉凶.
  “都是下蛋的老母鸡哟喂!”
  “没问题,抓到了一定扒它的皮.”
  钱换生细细观察现场留下的痕迹,根据爪印,是黄皮子无疑.出门前微瑕拽住他,悄悄说,“弱肉强食,自然之理.师傅说过,不干预是最好的选择.你赶走它便罢了.”换生一把抓住他肥腻的手,“那哪行,鸡都喂黄皮子了,我吃什么鸡蛋都吃不上,饿急了吃你”微瑕吓得缩回手,对着空气拍打,“休要说些混账话,你快去罢!”
  换生带上一条绳子,一根棍子,顺着足迹往野地里搜寻起来.这黄皮子带味儿,找到它的洞并不难,难的是洞口有好几个,需得耐心确认清楚,全部堵上,单留一个主洞,再行抓捕.漏了任一个,就是白费力气.钱换生很快在北边的低坡上找到第一个洞,他正琢磨该怎么堵,忽然响起一阵尖利的咔咔声,跟打喷嚏似的,不由一惊.
  只见草丛中伸出半个脑袋,耷拉在地上,旁边一地鸡毛,一只死鸡.扁平的赤褐色脑袋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着钱换生.
  这只黄皮子,吃了豹子胆
  换生心里疑惑,小心向那边移动.黄皮子不躲也不闪,又咔咔叫了声.它拨弄短小的前肢,向后扒着草丛.黄皮子素来狡诈,调虎离山这类伎俩用的特别熟练.换生快步上前,举起棍子便要打.
  但他又把棍子放下.
  这只黄皮子,已经快死了.它的腰完全断了,上面有一道深深的车辙印.两只小黄皮子,在它身下钻着,要找腰上的**.
  钱换生与黄皮子的眼神对上,那眼里充满哀求.它把两只小黄皮子向换生那边推.
  咔咔.
  如果它是一个人,那意思再清楚不过,是求钱换生救它的孩子.它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瞳孔已开始扩散,它在用最后的力气,瞪着钱换生.
  钱换生向后退了一步.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不…能…”他结结巴巴的说,不知道在说给谁听,然后转身就跑.
  天也黑了.
  回去之后钱换生脑子里不断地在想这个事,他上过前线,杀过邪龙,今天却对一只黄皮子露怯了.他想忘了那些片段,眼神,长相,叫声,崽子.但脑海里一个问题一直挥之不去,他转身走的时候,那只黄皮子叫没叫好像没叫,没叫说明我误会它意思了,根本没那意思,它又不是人,它怎么会相信人.又好像叫了,隐约听见有声音.
  咔咔.
  是老师不让我救的!我不能干预!
  听说黄皮子除了吃鸡,还会抓老鼠.
  钱换生在夜里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带回了两只小黄皮子,把他们奶大.小黄皮子给他抓了好多老鼠,在地上排开,然后用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他哈哈大笑,摸摸它们的背,它们发出尖锐的叫声.
  咔咔.
  第二天刚蒙蒙亮,钱换生早早起床,独自一人去了昨天那片野地,手里提了两个篓子.就看看,不干预.他心里说.
  黄皮子已经死了.尸体被野狗啃的只剩下骨头,两个崽躺在它边上,头都被咬掉了.
  钱换生一句话没说,转身回去了.
  然后他就抑郁了.
  “师弟,你在这淋什么雨啊,快回去.”微瑕迈着沉重的步子袅袅走来,手里举着两片荷叶.
  “师兄.”钱换生无精打采.
  “你有心事”微瑕在换生旁边坐下.“说出来让师兄笑话一下.”
  “师兄.老师教我们的,都是对的吗”
  “那是当然.万古老师教的,都是对的.”
  “不对!老师教的不对!”钱换生忽然激动起来.“什么适者生存,什么不干预.我救一条命,能干预什么啊干预个毛啊世上每时每刻,千千万万条命死,千千万万条命生,我救与不救,能有什么区别一条命,对于你们就是个数字,对于它们,是一辈子啊!”
  微瑕沉默片刻.“师弟,你想哭就哭吧.”
  雷声响起.暴雨更加猛烈.微瑕却把手中的两片荷叶一丢.
  雨水顺着钱换生的眼角流下.
  “我一直觉得,世界,有一只无形的手推着它在动,就像滚滚的洪流.而我们,在洪流面前太渺小了,太渺小了.什么都不能做,无能为力,等着被它从身上碾过去.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师弟,你听说过南屏的妖吗”微瑕忽然问.
  “妖…”
  “人本身是寰宇规则的产物,对抗规则,也是对抗自己.你道行不足,这样下去,会自我了断的.老师的课,要好好听啊.去找吃人的妖怪,在死亡面前,思考些肤浅的问题,比如活下去.太平道人可以哭,但不可以哭不出.”
  梅庄的夏夜,倪璐赤着脚在池塘边纳凉.她用脚尖拨弄着河水,手中的小扇边拍打蚊蝇.几个庄稼汉路过,对着姑娘吃吃的笑.倪璐把脸撇向一边,不去看他们.
  这么矮的个子,也算是男子汉吗男人就该高高的,一把就能把人揽在怀里,你看他,必须要仰头,他看你,正好要低头,感觉多棒啊.
  倪璐握起粉拳放在胸口,心里一阵荡漾,身子不小心一歪.一双宽大的手扶住了她的双肩.
  “妹子,小心.”
  一惊之下,倪璐张口微喘,双颊绯红,富有磁性的嗓音一下将她吸引.姑娘偷眼看那双手,修长的手指,宽大的骨节,贴在身上很热.她不禁扭过脸,男子身着白净的布衫,鬓角浓密,额边几滴细密的汗珠,笑起来喉咙低颤.
  “我扶你起来吧.”
  男子挽起倪璐,她的头刚好压着他的胸膛,他的气息匀调而略带急促地吞吐着,她听到而且嗅到了.一阵轻微的麻麻的感觉周布全身,异常地舒快,可是形容不出那是同什么花或者什么香相似的一种味道.她陶醉了,于是更贪婪地大胆看他一眼,那朦胧的侧影,从头发、前额、鼻子、嘴以至脖子、胸脯,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若不是在微明的星光下,他一定会看出她那一双闪烁的黑眼瞳里燃烧着热情的火。倪璐感到一种秘密的欢喜,就像偷偷捡到了没人发觉的宝贝.
  “妹子,我叫阿良.”
  “阿良…我叫…小璐…”年轻的身体互相紧贴着,虽然甘美,热度一过之后,并不能就此满足。一种不可知的力量促迫着她希望尝到更新鲜更甘美的滋味。
  阿良从倪璐手中抽出那把小扇,尔后握住她的手。“夜深了,妹子切勿贪凉,阿良送你回去吧。”倪璐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她昂着头,闭着眼,只会一个劲的发出嗯嗯呀呀的声音,心里盼着阿良能捧起她的下巴,亲一亲。
  男人嘴一咧,扶着软趴趴的倪璐往外走。那是出梅庄的方向,前面的路,通向蕉岭。荒路空山,人迹罕至,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阿良把倪璐平放在堆满树叶的泥土上,解开自己的白衫,露出一条缝隙.
  “阿良…别…别…”倪璐捂住自己的脸,胸口剧烈起伏着.
  阿良伸出手,拨开姑娘层叠的薄纱,直到触碰那嫩滑的肌肤.他感到滚烫的温度,满意的点点头.
  “妹子,你能不能转个身.”
  倪璐浑身一颤,顺从的翻过身去,露出柔软的腰肢.她双膝跪在泥土上,双腿向上挺了挺,嘴巴微微张开,紧张的喘着粗气.
  阿良从背后剥去女孩的衣衫,他迫不及待的扑上去,嘴里吐出血红的信子!
  一道剑影闪过,阿良的头颅被斩下.身子却仍像活物般,一边喷血,一边向林子深处猛窜.
  又是一道剑影,尸体被斩为两段.
  树上落下一名男子,吹了声口哨.剑影化作一只蓝色的鸟儿,落在他的肩头,便一起消失不见.
  倪璐还没反应过来,阿良的头咕隆隆滚到了她的面前,一双眼瞪的又圆又大,长长的信子怎么也收不回去.
  蕉岭上传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天启默示录之东鳞西爪最新章节 //i.qiuxiaoshuo.com/read/108113.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